综合信息 - 新闻动态 - 杨绛出新书拒开研讨会:我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
杨绛出新书拒开研讨会:我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

新闻动态 发布时间:2012-7-19 16:55:15 阅读次数:714

[字号: ]

  昨天是杨绛先生101岁生日。老人秉性散淡,所以意料之中,并没有大的仪式和活动。相比之下,微博上显得热闹,网友用他们所熟知的细节和语录,表达他们对于身为作家、翻译家和“最贤的妻,最才的女”(钱钟书语)的杨绛先生的赞美和祝福。

  近况 与时俱进做“宅女”

  生日前一天下午,商务印书馆老总于殿利在微博上的一段话引来关注。他表示,当天携带《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前往杨绛先生家中探望,道贺她101岁生日,杨先生表示:正要去买呢。我没事儿的时候就读。而在谈及“宅男宅女”等新鲜网络词语时,先生幽默地说:我就是宅女。

  由于老人不喜交往,深居简出,所以自称“宅女”是实至名归,几乎所有做文化的记者,在采访杨绛这件事上都吃过闭门羹。青年学人陈远在微博中表示,前几年,他曾经给杨先生写信请求和她聊聊杨荫榆先生,杨先生回复:“过去的事情不想再说了,算了吧”。有一年,她的新著出版,出版社有意请她做作品研讨会,她的回复是:“我把稿子交出去了,剩下怎么卖书的事情,就不是我该管的了。而且我只是一滴清水,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所以开不开研讨会——其实应该叫做检讨会,也不是我的事情。读过我书的人都可以提意见的”。

  侧面 一个活泼的人

  在微博上如水的留言中,记者发现其中一条颇为意味深长的微博。博主名为“猫猫芸”,微博中她表示:杨先生,我姑姑称她“季康”,她们有着在干校苦中作乐的经历和交情。去年秋冬,赴南翔看望离家的黄蜀芹,很伤感。不由想到当年的《围城》热,黄蜀芹带给钱杨两位的录像带,他们看后马上传给我们家,随后他们夫妇上门来听我爷爷的意见。我那时见到钱与杨,像是个小追星族。不想多年后杨先生居然认得我。

  本报记者随后联系博主,一番交谈后,确认“猫猫芸”系杨绛先生在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同事的侄女,祖父辈都和钱杨一家有着很好的私交,但她并不愿意透露过多的个人信息。

  在“猫猫芸”的记忆中,杨先生是很活泼的人,她跟钱先生去他们家做客,都是“争先恐后地讲话,气氛很是活跃”。她表示跟钱杨两位先生只有几面之缘,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正值《围城》热,因为年龄差异,作为小字辈的她和他们根本无法交谈。她记得有一次杨先生跟别人说,她(猫猫芸)爷爷对女儿完全没有功利的要求,任其发展,她喜欢。杨先生曾表示,喜欢她姑姑率真的个性。这是因为在“文革”中,杨先生被派去扫厕所,她的姑姑却在卫生间冲她扮鬼脸,这个鬼脸让处境艰难的杨先生记忆深刻,觉得这个同事率真,不世故。“猫猫芸”表示,后来钱杨与同事一起下放到干校,他们也在一起苦中作乐,钱杨提前回京,姑姑还特地去挖荠菜包馄饨饯行,这件事也被杨先生写在了《干校六记》里面。 (记者于丽丽)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