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著作序跋 - 《飘着花香的琴弦》序
《飘着花香的琴弦》序

著作序跋 发布时间:2012-7-20 16:41:30 阅读次数:1074

[字号: ]

陶继新

    一年前,在“教育在线”上,一个亮眼的名字——一叶兰舟,不经意间跳进我的眼帘,随后,我便走进她的文字之中:清丽、从容、自然,甚至有点原生态的况味。于是,一下子喜欢上了这种天然去雕饰的描述,此后,便开始关注这个富有诗意的网名,以及由这个网名留下的作品。

    不久,我了解到这个网友的真实姓名——王艳芳。她是威海市鲸园小学的老师,而且还是一位音乐老师。后来,到她的学校讲课,方与之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她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年轻教师。从与她的校长、老师与学生的交谈中,特别是从她的作品中,可以充分感受到这种爱心无时不在。她对自己的学生,甚至是其他班级及心理有疾患的学生,她都是以一个年轻母亲的心,去关照他们。滤去了世俗的尊卑之别,将阳光洒向所有可以爱到的孩子。她认为,一个优秀的教师,首先就应当拥有爱心。这是教师的立身之本。她在给学生爱的过程中,没有想到回报,可是,学生对她的爱也在不断地滋生。于是,就有了一个又一个令她感怀激动的故事。师生之爱,便自然地在他们之间回旋与激荡。

    王艳芳还是一位极具童心的教师,大凡与她接触过的人,都会对她的心理年龄与实际年龄之间的悬差感到惊诧。她常常幸福地开怀而笑,如天真无邪的孩子。也许是天性使然,也许是她太爱孩子且融入其中而不能自拔,她常常会不自觉地走进到物我两忘的境界,忘却了年龄,感到自己就是一个孩子。老子所称道的“复归于婴孩”是道法自然的上层境界。王艳芳之归于婴孩,是爱心与童心双向作用且自然天成的结晶。

    当今有的教师,扳起面孔与学生说话,故作长者言,教训之语运用到极致,童趣之言抛之于九霄,于是,师生之间水乳交融的感情流失,心理的壁障高高垒起。教师教学与学生学习,本应是最具有情趣的文化之旅,结果竟成了一场永远挥之不去的苦役。这种被异化了的教学与学习,并没有因为素质教育旗帜的冉冉飘扬而终结,反而呈愈演愈烈之势。可是,走进王艳芳老师的课堂,读读她的教学文章,犹如一缕清风吹来,令你感到清凉、爽快、明丽。原来,教师之教,完全可以走进审美的境界;学生之学,亦可步入“乐之者”的意趣园地。

    爱心与童心如果没有文化的支撑,就会失去应有的品位,甚至会将学生引入歧途。王艳芳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将爱心、童心与文化聚合成一种感情纽带与精神力量,使自己与学生都能在审美的视野里实现生命的成长。

    她的爱心与童心,使她拥有了如孩子般的旺盛精力,拥有了不竭的工作热情与创作欲望。她不但将本分工作做得精彩,还会无事找事做,且将其演绎成一种美丽。她会教育那些看似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学生,还会在假期间举办与音乐教学无关的作文培训班,而且好评如潮,很多学生慕名而来。生活的多彩,给了她更多的创作素材,于是,作品纷涌迭出,许多报刊便有了王艳芳的大名和文章。在她看来,写作不但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而且是一种快乐的文化追索。始终处于孩子之中,孩子的天真与活泼,也使她生动起来,孩子化起来。大量写作,使她的口头表述能力不断提高,课堂上,她神采飞扬、出口成章;交谈中,也有了“文”味与情趣。学生在课堂上,在平时与教师的感情交流中,受到的是蕴藉着真善美的文化熏陶。以文“化”人,就在最平常的学习与生活中物化成了现实。

    在从生活中汲取写作素材的时候,王艳芳还走进了现代网络。她不是那种图热闹的看客,而是借助这种载体,去汲取先进的理念,拜读文质兼美的文章,入有所取,读有所得。与此同时,她阅读了大量的书刊,并有着自己的感悟与认识。正是这种持之以恒的学习,使她的知识不断地更新,不断地积厚。于是,她写起文章来也就越来越快,越来越好。仅从书中的小标题“教育感悟”、“教育碎思”、“书海漫步”、“心絮如歌”、“亲情心树”、“童心如花”中,我们就可以感受到其生活的多彩、文字的美丽与内蕴的丰实。

    一个小学音乐教师,虽然没有特殊的背景,但由于将其生命投入到文化追索之中,所以也就拥有了丰硕的收获。几年来,她已在全国几十家报刊上发表了百余篇作品,出版社主动出版她的专著。由此看来,王艳芳给老师们的启示,在这本书之中,也在这本书之外。古人云:“功夫在诗外。”其实,功夫也在教外。她没有像有的老师那样在教学参考书上鹦鹉学舌与邯郸学步,而是开创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她没有就音乐教音乐,而是从音乐之外,去瞭望另一片神奇的天空。这种另样的寻寻觅觅,使她的音乐教学更富色彩与诗意。在教学与创作两个方面,她堪称是“鱼和熊掌”“得兼”者。人们一般认为不能抵达的目标,王艳芳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

    其实,王艳芳还可以实现第二个超越,她的作品还可以“更上一层楼”。在有了这份文化积淀之后,如果能“取法乎上”地阅读更高层次之书,就会在自然从容的文笔中,有一种俯瞰教育与生活的哲理,在大气的文化叙说中,就会有一种纵横捭阖的文学之风。

    如果这本书是一个起点的话,我期盼着另一个新的起点。相信王艳芳会在不久的将来,给我及其读者一个更大的惊喜。

    《飘着花香的琴弦》的文稿在我的电脑里已经存放数月之久,正像韩中玉等朋友让我写序一样,我总是不能如期完成。王艳芳不止一次地委婉催促,令我有一种有负重托的感觉。谨此,向王艳芳老师表示歉意。

陶继新

2006年7月15日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