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著作序跋 - 寻找与生命最初的链接
寻找与生命最初的链接

著作序跋 发布时间:2012-7-20 16:42:34 阅读次数:1143

[字号: ]

富福安

——跋张靖利散文集《守望巴什罕》


    假如出生才是真的终局,那我们就都得倒过来往回走。

    若干年后,当他静静地伫立在襄城,目光穿越云翳,停留在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巴什罕的时候,他为此深深沉醉。

    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是他生命的出发地。从此,他开始了无数次艰难的跋涉。可无论怎样挣扎与努力,他始终无法做到:回到最初。经过时间与空间的展转腾挪,他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从某种角度说,想回到过去是残酷的,更是徒劳的。

    世界上没有现在,没有今天,有的只是万劫不复。我们一生在路上,一生在寻找。

    于是,他选择了放弃。然而,放弃面临另外一种选择。

    文字开始在他的心灵中疯狂生长。因为,那里孕育了他童年的梦,给了他血液、骨骼和一颗火热的灵魂。他把自己取名为火龙。火龙,猜想或许与侏罗纪有关(或许无关),但只要是龙,就让人同时向往同时遗憾。是遥祭,是朝圣,是渴望回到原始的皈依。他燃烧着思想变换成无声的表达,安谧地伸向远方。

    可见,靖利大哥的深邃和智慧。

    终于,穿越时空的通道以新的方式建立链接。苑囿的情感得以释放。他开始抚摩巴什罕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虽然花开花落,物是人非。但依旧脉脉含情,熠熠生辉。

    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他常常泪流满面、感叹唏嘘。而思想的成熟就是不断蝉蜕的过程。阵痛中会诞生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很多次,我问他,为什么要不停地写巴什罕写那个遥远的故乡。他不给回答。他只是用最平淡简洁的文字娓娓诉说那些老旧的故事。

    最打动我的,是写关于他父亲母亲的文章。总是寥寥数笔,却感人肺腑。渐渐的,从表层打向内里,渗透到读者的整个情感世界。

    为了这些文字,火龙付出了很多。从2002年我们相识后,他就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读书写作。正是因为他的坚持,他的血性,我们成为好朋友。他也成为作家协会当中的一员。因为勤奋,因为用心,因为永远无法割舍的追求,短短几年,火龙的文字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提升。他的散文真实,语言淳朴,不饰华丽的辞藻,显露出不俗的功力。他的文风自然,清新,在广袤的黑土地上不仅继承了先天浑然的成分,同时,又杂糅汲取了后天的营养。所以,他的文字往往能以柔克刚,达到催人泪下的效果。

    《守望巴什罕》是靖利大哥厚积薄发的结晶,更只是一个小小的发端。

    当我阅读完整部书稿后,我领悟了他的意图。同时,触摸到了一个更真实的火龙。可以说,巴什罕是他寄托的精神家园。是他膜拜的图腾。更是他最初的生命脐带。

    他之所以选择沉默,是因为他不想打破内心一直保持的宁静的守望。对亲情、对友情、对自然的回眸,是他对珍藏矿石的开掘与打磨。

    火龙是豪爽的,朴实的,且充满柔情的。他似乎遗传着巴什罕土地上蒙古人那种强悍的血统。

    他当过近10年兵,在大石桥、海城,做过战士、文书、打字员、保管员,荣立二次三等功,后来转业到辽阳。可谓身披戎装,几度风雨,历经磨砺。

    他喝酒兴起时,会勇敢地第一个站出来。即使没有麦克,没有伴奏,一样纵声歌唱。字字铿锵有力,用他积蓄全部的能量在释放,在演绎。这就是军人的风格。这就是东北汉子的品性。

    这些,和他的文字一样。虽千回百转,但异曲同工。为文为人,始终如一,这是他恪守的准则。做人要守德,为文也要守德,这是一个大标杆。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作家丢掉了生命中与最初的链接,丢掉了根本,那么,他很难走得更远。

    我坚信,靖利在文学上会很出色。他定能完成一次次对自我的寻找与超越。

    其实,对很多人,在重返故乡的道路上,都有这样那样的断点。缺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时常能去修补。

    受靖利之约,几番催促后草就诸上文字,实感汗颜。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方家雅量涵之。

    是为跋。

 

富福安:男,生于辽阳县。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阳市作家协会秘书长。辽阳市文联编辑部主任。辽阳市文联委员、青联委员。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和歌词几十万字。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