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曲艺作品 - 参会之前
参会之前

曲艺作品 发布时间:2012-12-29 23:33:49 阅读次数:659

[字号: ]

王雪明

(喜剧小品)王雪明

时间:现代
地点:李小柱家里
人物:李金龙,60岁,某厂退休工人,李小柱之父(以下简称龙)
      李小柱,30岁,某局局长,李金龙之子(以下简称柱)
置景:(舞台中央摆放一桌一椅一沙发;桌上放着一摞报刊之类的东西和一塑料文件袋;右侧设有一道房门。)
     (幕启,李小柱穿着笔挺的西服,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只精美的黑色公文包,边接手机边说着话,从左侧急匆匆地上。)
柱:哎哎,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这个会议很重要,我保证半个钟头就赶到(收起手机,刚走到门口时忽又停止脚步,若有所思地打开手中的黑色公文包查看一阵,醒悟地)!哎呀!你看我忙的,差点又忘了拿讲话稿。(转身在房内寻找起来)
龙:(穿着朴素,手提一只纸袋上,朗声地)为了开会苦练习,练了五天没咋的。今天我来找儿子,学习学习再学习(抬头看见房门,喜悦地)。哎,我儿子的家到了。
柱:(这时候已经从桌上那摞报刊堆里面发现了文件袋,忙拿在手上,快步走到房门前,作开门状,忽然见到龙,颇感意外地)爸,你、你咋来了?
龙:(反问地)咋的!你这个当局长的儿子老不回家看我这个当群众的爸爸,还不许我这个当群众的爸爸来看看你这个当局长的儿子吗?
柱:(辩解地)爸,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龙:柱子,我实话跟你说吧!连今天在内,我都来你家八趟了,你知道不?
柱:(不相信似地)是吗?
龙:我不是你妈(吗),我是你爸。
柱:(讪笑地)嘿嘿!爸,有啥事你就快说吧!完了我还要赶去开个会——
龙:(打断柱的话头,不满地)会会会,你就知道开会!你怎么那么多会呢?我来一回说你开会去了,来一回说你开会去了,我就纳闷了:你这个局长啥时候又当上“会长”了?!
柱:(解释地)爸,开会也是工作需要嘛!
龙:(不屑地)你拉倒吧啊!照我看啦(一鼓作气地)!要是每一项工作平时都能落到实处,也就用不着一个会一个会地进行督促,抓落实群众就会少受点委屈,老百姓就能早一天走上小康之路!
柱:爸,你看你,唠叨话又来了——
龙:啥唠叨话呀?!我这是大实话。
柱:(催促地)爸,有啥事情你就快说吧,完了我还要去开会呢!
龙:开个会你忙乎啥呀?我都听人家说了!八点开会九点到,十点十一点不迟到,十二点来的人正好——
柱:(不解地)为啥呀?
龙:赶上吃中午饭呗!
柱:说啥呢?
龙:(这时候,忽然发觉自己仍站在儿子家的门外,责怪地)柱子,你就这样把你爸堵你家门口哇?
柱:(恍然地)哦、哦,爸、爸,快进屋里坐,进屋里坐(边说话边将龙拉进屋内)。
龙:(进屋后把手中的纸袋递给柱,吩咐地)给,这是我给孙子买的零食,都是他平时最喜欢吃的。
柱:(接过纸袋,看了看后放在桌上,埋怨地)爸,你一来就给孩子买东西,都把他宠坏了。
龙:(四下里看了看,在沙发上坐下,询问地)怎么,家里头就你一个人啦?
柱:哎!
龙:我孙子和媳妇他们上哪儿去了?
柱:开会。
龙:啥会呀?
柱:家长会。
龙:(感叹地)哎呀!你看看,现在的会呀可真多!连家里的人也不放过——
柱:(抬腕看看手表,着急地)哎呀!爸,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有啥事情你就赶快说吧!
龙:(脱口而出地)开会!
柱:(不明就里地)爸,你就别逗了,你开啥会呀?都退休好些年了。
龙:(解释地)哦!是这样的,上礼拜天呢居委会的王主任找到我,通知我1号——也就是明天上午8点,参加县里召开的天然气价格听证会,还安排我作为一名基层群众代表在会上“讲话”——
柱:(纠正地)爸,你那个叫“发言”!
龙:(固执地)一样的,不都是用嘴巴说吗?
柱:(无奈地)好好好,你就说吧!
龙:为了参加这个隆重(念“虫”字音)的会议——
柱:(再次纠正地)爸,那不念隆重(念“虫”字音,强调地),念隆重,重量的重。
龙:(不悦地)哎,你小子咋回事?我说话你老是打岔,你还让不让我说了?
柱:好好好,你说吧你说吧!
龙:(继续地)为了不影响这次会议,我还专门把你大姐、二姐家的电话号码,哦!对了,还有你的手机号码,我都告诉了王主任。
柱:(默然地)——
龙:(继续地)为了不辜负(念“幸福”字)居委会领导对我的期望,这一周时间,我起早摸黑地练习了好几天,可我一点感觉没找着。好在你妈,“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她叫我来找你。
柱:(哭笑不得地)爸,你开会你找我干嘛呀?
龙:儿子,你不知道哇!你妈都说了,你当局长这几年,大会小会没个完,不管内容怎么样,至少开会有经验。
柱:这哪儿跟哪儿呀?
龙:儿子,你妈还说了,你比我强!有出息!你看我,从参加工作到退休,工作了40多年,参加过最高规格的会议,也就是车间选拔班组长,而且我还从来没有发过言。所以呢!我今儿个是专门来跟你学习怎么开会的。
柱:(为难地)哎呀爸,这、这个让我咋教你呢?
龙:(谦虚地)儿子,你呀你现在是老师,你说咋教就咋教,你咋教我就咋学,咋样?
柱:爸,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
龙:平时归平时,说错了没关系,参加会议是个严肃的政治问题,在台上说错了话多丢人啊!
柱:爸,要不、要不我抽时间给你写个稿子——
龙:(抢白地)你拉倒吧!你小子想寒碜我呀?你明明知道你爸没文化,大字不认识几个,我要啥稿子啊?
柱:(急得在房内踱来踱去,不知所措地)那,我、我咋个教你嘛?
龙:儿子,“万事开头难”,依我看,干脆这样!你就把你平时开会讲话的几句开场白给我示范示范,你教一句我学一句,最最重要的、最最关键的,我想学学你讲话的“精神”——
柱:那叫“气质”。
龙:对,学学你讲话的“气质”。
柱:(试探地)爸,要不,咱们来试试!
龙:(喜悦地)哎,这就对了!赶紧赶紧,完了你好去开会。
柱:(搬过一把椅子,正襟危坐,清清嗓子,高声地)各位领导——
龙:(鹦鹉学舌地)各位领导——
柱:今天——
龙:(一伸手,作暂停状,制止地)打住打住!
柱:爸,又怎么啦?
龙:儿子,来开会的人里面不是还有基层群众吗?
柱:啊!
龙:那你光叫领导不叫群众,那还不把群众都得罪了?
柱:哦,我、我马上改马上改,再来再来!(继续地)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龙:(鹦鹉学舌地)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柱:今天的会议开得很成功——
龙:今天的会议开得很成功——
柱:很圆满——
龙:很圆满——
柱:很顺利——
龙:很顺利——
柱:前面各位领导的讲话——
龙:(忽然打断柱的话头,提醒地)还有群众、群众。
柱:(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也跟着龙重复地)还有群众、群众(这时候方才醒悟,埋怨地)。哎呀爸,你到底还学不学了?
龙:学学学。
柱:那你别打岔呀?你总打岔,叫我怎么教嘛(这时,一阵手机的音乐声响起,柱忙接听,一迭连声地)!喂!好好好,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收起手机,焦急地)!爸,我得马上走了,咱们回头再学吧!
龙:(坚决地)不行!
柱:(跺脚地)爸,你让我——
龙:儿子,爸求你了,咱爷俩再把刚才的“讲话”,不!发言再练习一遍行不?
柱:好吧!但仅此一遍!
龙:一言为定!
柱:(第二次正襟危坐,正欲开口讲话,这时候,手机的音乐声再次响起,柱只好接听,极不耐烦地)催催催!你就知道催!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李小柱,请问你找谁呀?哦!你是居委会王主任——
龙:(围在儿子柱的身旁,几次伸手欲要柱的手机,被柱拒绝,眼巴巴地)——
柱:你找李金龙,对对,他是我爸,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回头我转告他,哦!哦哦!!哦哦哦!!!好的好的,我一定告诉他。
龙:(迫不及待地)儿子,王主任刚才跟你说了些啥?
柱:(一边拿起公文包,一边不动声色地)爸,你不用练了,王主任让我通知你,明天的听证会不要你参加了。
龙:(失望地)为啥?
柱:我咋知道?
龙:王主任不是说,让我代表基层群众在会上发表意见吗?这、这咋一下子又变了呢?不行!我得找王主任问问(说完,夺门而出)。
柱:爸,你别去!你回来(边喊边追出门来,冲龙的背影高声地)爸!你站住!!
龙:(刚到舞台左侧台口,被儿子柱喝住,驻足回头,失望地)儿子,我——
柱:(充满歉意地)爸,刚、刚才我没有跟你说实话。
龙:为啥?
柱:我想早点走呗!
龙:真的?
柱:哎!王主任让我正式通知你,让你明天上午8点准时参加县里召开的天然气价格听证会。
龙:是吗?哈哈哈哈!儿子,看起来我这几天没有白练啦!
柱:爸!看把你高兴的!
龙:哎!儿子,你不是说要开会吗?
柱:哎!
龙:还不赶紧走!
柱:(如释重负地)哎(应声后拔腿就跑,急下)!
龙:(望着儿子柱远去的背影,自豪地)我这儿子,象我,聪明(说完,回头发现房门未关,急忙地)!哎!柱子,你回来,你家的门还没有锁呢(急步追下,落幕——)!
               2009年4月10日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