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曲艺作品 - 追逃路上
追逃路上

曲艺作品 发布时间:2012-12-29 23:34:40 阅读次数:1144

[字号: ]

王雪明

(小品)王雪明

时间:现代
地点:郊外
置景:舞台上有一座小型的假山,假山旁边摆放可坐人的石墩
人物:小吴,男,20多岁,系某公安局刑警中队见习刑警,张胜利的徒弟
张胜利,男,50多岁,系某公安局刑警中队刑警,小吴的师傅
杨队长,男,40多岁,刑警,系某公安局刑警中队队长
甲乙二人,40多岁,系某公安局刑警中队刑警
(小吴一手提着旅行包,一手搀扶着张胜利。张胜利走路时一瘸一拐的,二人身上穿的警服都有点肮脏,一副神情疲惫的样子,上。)
小吴:(张胜利走着走着,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小吴双手连忙抓住张胜利,关切地)师傅,小心!(二人走拢假山的石墩旁,小吴关心地)师傅,来,你在这歇会儿。
张胜利:(边坐下身来,边吩咐地)哎!好好好!
小吴:师傅,你的腿好点了吗?
张胜利:好多了好多了!哎!小吴,你马上给杨队他们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小吴:哎!(掏出手机,“滴滴滴滴”地拨了一阵号码,又看了看周围,自言自语地)咦!奇怪?这是哪儿啊!没信号。
张胜利:鹰嘴岩。
小吴:(惊喜地)啊!师傅,这就是你说的鹰嘴岩呀?
张胜利:啊!
小吴:(无奈地)师傅,这儿手机没信号,无法跟杨队他们联系。
张胜利:没关系,我们说好的在这儿会合,到时候他们就会来找我们的。
小吴:师傅,可我们已经没有东西吃了。
张胜利:没关系,再坚持坚持,一会儿杨队他们来了就有吃的了。来来来!陪师傅坐会儿。
小吴:(高兴地)哎!(上前紧挨着张胜利坐下)
张胜利:小吴,你跟师傅有一年时间了吧?
小吴:一年零三个月。
张胜利:这么快?
小吴:(点点头,肯定地)哎!
张胜利:这一年,你跟着师傅觉得苦不苦啊?
小吴:不苦!我喜欢干刑警。
张胜利:(拍拍小吴的肩膀,夸奖地)好样的!象我张胜利的徒弟。小吴啊!干我们刑警这一行,就是要不怕吃苦,特别是外出追逃就更辛苦——
小吴:师傅,真对不起!刚才都是我不小心,害得你——
张胜利:没啥!以后注意点就是。
小吴:师傅,要不是你,刚才摔伤的就是我了。
张胜利:哎!看你说的,我是你师傅,你是我徒弟,我能眼看着你摔下山去不成?
小吴:嘿嘿!是我不好,要是让师娘知道了——
张胜利:哈哈哈哈!小子,这个你放心,我不会跟你师娘说的,就说,是我执行任务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摔的。
小吴:师傅,你真好!
张胜利:傻小子!
小吴:哎!师傅,你最近心脏又开始在疼了啊,这次回了家,你可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检查。
张胜利:(不以为然地)嘿嘿!没关系,我这是老毛病了。
小吴:不行!你不去医院检查,我回去就告诉师娘——
张胜利:哎!别别!这事你小子可千万要替我保密,不能告诉你师娘!知道吗?我答应你,等这起拐卖儿童案破获以后,我马上就去医院检查,好不好?
小吴:这还差不多。
张胜利:哎!小吴,还有水吗?我想喝口水。
小吴:哎!(一边答应,一边拉开身旁的旅行包,在里面寻找着,好半天才拿出来一只空空的矿泉水瓶子,看了又看,失望地)师傅,没水了。
张胜利:(欲言又止地)没、没水了?哦!没有就算了。
小吴:(手拿空矿泉水瓶子,想了想,自告奋勇地)师傅,我去给你找点水吧!
张胜利:(摆摆手,制止地)哎!不用了!不用了!这儿荒山野岭的,你上哪儿去找水呀?
小吴:(举起手上的空矿泉水瓶子,调皮地)师傅,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唐僧师傅在去西天取经的路上,找水的工作就是他徒弟孙悟空干的,孙悟空是猴,我嘛属猴,他能找到水,我也能找到水。
张胜利:(强打起精神,正襟危坐的样子,“哼哼”地清了清嗓子,鹦鹉学舌地)好好好!徒儿,你快去快回,别让为师久等。
小吴:是,徒儿遵命!(说完,拿着空矿泉水瓶子,迅速跑下)
张胜利:(独自坐了一阵,忽然想站起身来,但他一连试了三次都没有站起来,只好颓然地坐下。又过了一会儿,张胜利突然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胸口,接着,发出了“哎哟、哎哟、哎哟”的痛苦叫声,叫了好一阵,他就势趴在了假山上,一动不动了)——
小吴:(复上,一只手拿着一束野花,一只手拿着的矿泉水瓶子已经装满了水,兴奋地)师傅,师傅,水来了,水来了。
张胜利:(仍然一动不动地趴在假山上,没有作任何反应)——
小吴:(走到张胜利跟前,突然,“啪”地一声,双手拿着的野花和矿泉水瓶子一下子落到了在地上,接着,他一下子扑向趴着的张胜利,摇了几摇,高声地)师傅,师傅,你怎么啦?你怎么啦?师傅,你醒醒你醒醒——
(身穿警服的杨队长和甲乙刑警三人,急急上)
杨队长:(关切地)小吴,怎么啦怎么啦?
小吴:(望着杨队长的突然出现,象见到了救星似的,带着哭腔地)杨队,你快看看,你快看看,我师傅他怎么啦?!
(杨队长和甲乙刑警三人一起上前,迅速查看情况。同时,甲乙刑警把张胜利扶了起来,坐着,但他双眼紧闭,没有反应)
杨队长:(急切地)老张!老张!张胜利!!张胜利!!!(杨队长一面呼喊,一面查看情况。他摸了摸张胜利的脉搏,翻开张胜利的眼皮看了看。好半天,才缓慢地站起身,摇了摇头,一副神情庄重的样子,他取下头上的帽子,沉痛地)来不及了,张胜利同志他,已经牺牲了!
小吴:(转过身,一把抓住杨队长的警服,使劲地摇摇头,哭出声来,痛苦地)不!不会的!!杨队,你不知道,我师傅他、他刚才还好好的,他刚才还好好的,他刚才还好好的!他、他还想喝水呢!——
杨队长:小吴,你别难过,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可你师傅他——(说着,弯腰拾起地上的那束野花,拉过痛苦万分的小吴,吩咐地)小吴,来,你把花献给你师傅。
小吴:(接过那束野花,又拾起地上的那瓶已经装满了水的矿泉水瓶子,慢慢地慢慢地走到了张胜利跟前,把花放在了张胜利的面前,接着,又把矿泉水瓶子的盖打开,高高低举过头顶,将瓶子里面的水缓缓地全部倾倒在了地上,哭喊地)师傅、师傅——
杨队长:(高声地)老张!我知道,你是太累了,昨天,你还跟我说过,等这个案子破了,让我给你放三天假,你哪儿也不去,你就在家里睡上三天觉。
(这时,甲乙刑警将张胜利依靠在假山旁,二人神情庄重地取下了头上的帽子,小吴也取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一同面向张胜利,与杨队长自然地站成了一排)
杨队长:(声音洪亮地)立正!——敬礼!——(四人高举右手,一起向张胜利敬礼)
(这时,舞台上灯光骤然暗下,响起电视剧《便衣警察》中的主题歌曲:“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中显身手,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
——剧终)
2012年4月14日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