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曲艺作品 - 讨薪计划
讨薪计划

曲艺作品 发布时间:2012-12-29 23:35:15 阅读次数:1094

[字号: ]

王雪明

(小品)王雪明
时间:现代
地点:某医院病房里
人物:虎子,男,20岁,某建筑工地农民工,以下简称“虎”
李勇敢,男,30岁,某建筑工地农民工,系虎子的老乡,以下简称“李”老杨,男,50岁,某建筑工地农民工,系虎子的老乡,以下简称“杨”丁老板,男,40岁,某建筑工地包工头,以下简称“丁”
置景:舞台左侧摆放一张床、一把椅子,床边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放几样生活用品。
(幕起,虎子身上盖着被子,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农民工李勇敢倒背双手,在病房里走来走去,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
李:唉!你们看看,这真是“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啊!前些日子,听说虎子的娘卧病在床急需要钱治疗,可虎子的身上哪儿有钱啊?他和我们一样,在这个建筑工地上已经干了大半年时间,工地的丁老板除了每天管我们民工三顿饭,至今还没有给我们发过一分工钱,连借点钱也相当困难。为这事,虎子多次找丁老板要工钱,结果呢工钱没有要着,还反而把丁老板惹恼了,说什么要找人收拾他。前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虎子受了伤住进了医院,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有人怀疑这事是丁老板干的,可是,我们手里又没有证据,拿人家没有办法。
杨:(垂头丧气地上,走进病房,见到农民工李勇敢后摇摇头,一言不发地)……
李:咋了?还是没有要到钱?
杨:哎!
李:哎呀!这没有钱可怎么办啊?人家连住院手续也不给我们办呀?
杨:勇敢,主治医生不是说,先观察三天再说吗?
李:老杨,你不懂,前天晚上刚住进医院的时候,医院方面只是简单地给虎子处理了一下,接下来这几天仅仅输过几瓶液体而已,说白了,医院是怕我们农民工没有钱啦?!
杨:(痛苦地)勇敢,你说说,我们现在应该咋办啦?总不能看着虎子他——
李:(气愤地)狗日的!没想到丁老板真的是见死不救哇?
杨:丁老板说,他没有管财务,要钱得找公司的张总——
李:放他娘的狗屁!他这是找借口!
杨:丁老板还说,虎子不是在工地上出的事儿,这事儿不该他管,更不该公司出钱——
李:哦!我们每天在工地上拼死亡命地给他干活,出点事儿他就不管啦?
杨:丁老板还说——
李:(怒吼地)别说啦!
杨:(欲言又止地)勇敢,我——
李:哦!老杨,对不起!我不是冲你发火,我心里着急呀?
杨:我知道。
李:老杨,麻烦你在这里照顾一下虎子,我这就回公司去找张总,看他咋说。
杨:哎!去吧!我等你。
李:(说完话,急匆匆下)
杨:(坐在椅子上,守候着虎子,叹息地)唉!完了完了,这可咋办呢?虎子在医院躺着,他娘在家里躺着,都需要钱治病哩!
丁:(手里拿着一个手提包,西服革履地上,摇头晃脑地)哎呀!刁民,刁民,简直是一群刁民!自个儿在外面出了事,住院治疗却要公司掏钱,这简直是无理取闹嘛!(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虎子的病房)
杨:(猛然看到丁老板进来,不由得“腾”地站起身来,颇感意外地)丁、丁老板,你、你来了,请、请坐。
丁:老杨,尽管你们这几天闹事。但公司张总宽大为怀,慈悲为本,不跟你们这些农民工计较。这不,张总今天特意派我带来了3000元钱,给虎子办了入院手续,这是医院的缴费卡——(说着,掏出一张卡片递向农民工老杨)
杨:(刚刚伸手欲接,丁老板却忽然将卡片收回)……
丁:(高举缴费卡,一面晃动着,一面声音响亮地)慢着!老杨,咱们“先小人后君子”,这可是3000元钱呢?你总得给我打个收条呀?
杨:(尴尬地)嘿嘿!丁老板,我、我不会写字。
丁:真麻烦!(略一思索,从随身的手提包内摸出笔和本子来,迅速地写了一会儿,然后把笔和本子递给农民工老杨,吩咐地)来,你签个名字总可以吧?
杨:(毕恭毕敬地)哎!好好,我签我签。(接过笔,在本子上写了几下)
丁:(把笔和本子放进自己的手提包内,这才放心地将缴费卡交给农民工老杨,吩咐地)这卡你可拿好,我走了。
杨:(看看缴费卡,小心翼翼地)哎!丁、丁老板,这钱、钱呢?
丁:(指指老杨手里的缴费卡,没好气地)钱?我说你傻呀?3000元钱不都在这卡上吗?
杨:(恍然大悟地)哦!好好好!
丁:还有,你告诉虎子,这是预支他的工资。另外,你还要告诉李勇敢和你们的那一帮子老乡,不要再去找公司的张总了,他很忙,你们有什么事情呢直接找我就行了。(一边说话,一边走出病房外,农民工老杨笑脸相陪,始终跟在其左右,目送丁下)
杨:丁老板,你慢走啊!
(这时,一直躺在病床上的虎子突然“腾”地一下子,从病床上蹦起身来,露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
虎:(虽然手臂上裹着纱布绷带,但却没有一丁点儿的疼痛表情,兴奋地)我有钱了!我有钱了!!——我娘有钱治病啦!!!
杨:(返回病房,发现虎子醒来,不禁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虎子,十分惊喜地)虎子,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孩子,你、你没事吧?
虎:(看看左右,微笑着,压低声音地)杨叔,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根本就没有生病——
杨:没病?那你上前天晚上——
虎:我那个样子是装的。
杨:那你身上的伤?
虎:是我自个儿弄的。
杨:脸上的血?
虎:是我自个儿拿砖头拍鼻子弄出来的。
杨:啊!
虎:杨叔,这是我实施的“讨薪计划”。
杨:“讨薪计划”?——为什么?
虎: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从丁老板那里骗些钱来给我娘治病。
杨:哦!好小子,你可把你勇敢哥和我们几个老乡吓得够戗,我们还以为你真的因为讨工钱被别人打了呢?
虎:(兴奋地)杨叔,你快把那张缴费卡给我,我好去把那3000元钱退出来。
杨:不行,丁老板刚走,你先躺一会儿,我去帮你退钱。(说完,喜滋滋地下)
虎:(老杨走后,虎子翻身下床,他一边高兴地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嘴里一边哼唱着歌曲《老乡》,深情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问一问老乡你过得怎么样?身体好不好哇?工作忙不忙?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想闯一闯……”
杨:(手里拿着那张缴费卡,复上,惊慌失措地)虎子!虎子!不、不、不、不好了!不好了!——
虎:(上前一把紧紧地抓住老杨,紧张地)杨叔,怎么啦怎么啦?
杨:(把那张缴费卡递向虎子,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气喘吁吁地)刚、刚才,医院收费的同志说,这、这张卡上的3000元钱,已、已经用完了!——
虎:啊!(虎子惊叫一声,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一下子晕倒在地)
杨:(手疾眼快地一把扶住虎子,大声地)虎子!虎子!!你醒醒!你醒醒啦!
——幕落)
2007年9月12日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