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

散文佳作 发布时间:2015-6-16 阅读次数:746

[字号: ]

南部文化馆|352972114@qq.com

                                  芦苇
                                                                                 
                                                         □ 冯小林

 
读过《诗经》的人,都知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吧。其实,蒹葭就是芦苇,一种长在水边、叶子有点像高粱的植物。人类逐水而居,芦苇也是。从萌生到枯萎,一岁一枯荣,生命短暂,简单从容,犹如人生经历过青涩的青少年、稳重的中年、大气的晚年。
 
踩着春天的节拍,芦苇羞涩地发了芽,如满月的婴儿,粉红的脸蛋,白胖的小腿,水嫩欲滴,鲜鲜亮亮。眨眼间,就长成一位水灵灵的大姑娘了。春天的芦苇清新明丽,怎么看都像一个俊秀端庄的小家碧玉。或许就是凌波仙子吧,总是临水而立,与远处的柳树彼此照应,轻摆曼妙的身腰,嫩绿的叶片随风摇曳,仿佛一只只小手要在空中抓住什么。妙龄的女子总是不会寂寞的,芬芳的气息吸引蜻蜓、蝴蝶在身边翩跹起舞,偶尔,一双燕子倏然斜飞,仿佛被发现了秘密一样,或者是挠到了后背的痒处,芦苇扭扭捏捏地相互推搡起来。
 
如水的月光照临着亭亭玉立的佳人,阵阵微风吹过,发出瑟瑟声响,仿佛心上人涉水而来,轻轻吟唱了心中的秘密。细雨飘飘的日子,在水一方的女子依然翘盼远方,偷偷地将美好的情愫托付给一圈圈的涟漪,让人恍惚身在梦境中。
 
长着长着,过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芦苇就成了刚毅成稳的中年汉子了。正如成熟的男人是一支花一样,此时的芦苇渐次成熟,不再玉树临风,不再风流倜傥,少了纤细,多了挺拔,少了轻盈,多了柔韧,俨然一个高仓健、孙红雷似的硬派男生。
 
磨掉了桀骜不驯的棱角,养成了团队合作的坦诚,和伙伴们手拉着手,即使不能成林成海,也要铺一片翠绿,砌一道密密实实的墙垛。那份磅礴的绿、明净的绿、纯粹的绿,洗涤了我的心灵,剥离了我生命中日渐斑驳的色彩,仿佛让我回到了生命最初的本真。
 
中年时的精力总是旺盛的,葱葱郁郁,蓬蓬勃勃,以健硕的身躯抵御着骄阳的侵袭,用生命的琴弦弹奏着昂扬的乐章,以划龙舟的姿态诠释着奋进的涵义。
 
我特别喜爱在秋天的黄昏去看芦苇,觉得此时的芦苇仿佛一位睿智的老者,沉稳坚韧,从容优雅,最耐人寻味。不知不觉中,脱掉了苍翠的纱裙,换上了金黄的戎装。青涩不再,腰杆依然挺拔,只是头发由紫而棕,由棕而白,虽无雍容华贵之气,但那素面朝天的风韵令人肃然起敬。是张扬个性吗?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吗?是在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吗?经常的,在风中,芦苇将绵延生动的头颅举向天空,举着柔弱,也是举着坚守,睥睨身旁萎靡的蔓草与蓬蒿,高扬的头发随风飘展,如满天云朵,如漫天雪花,如弥天大雾,蔚为壮观。
 
在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傍晚,一位位老者傲然地挺立着,不露声色。那份金灿灿黄澄澄的温暖,令夕阳醉红了脸,悄然躲在了西山背后。那饱经沧桑的白,苍苍茫茫,浩瀚无边,与天上的云絮、江中的流水、远处的飞鸟彼此交融,互为映衬,在铅灰的天空下,营造了一份渺茫的意境。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有一句名言:“人是一株会思考的芦苇”。 是的,芦苇的生命脆弱而柔韧,人也是如此。芦苇生命力十分顽强,不择土质,无须栽种,长得逍遥而自在,活得坦荡而从容,谁能遮挡芦苇的眺望,谁能折断芦苇的舞蹈?人果真能像芦苇一样,远离世俗,超然物外,做个真诚而自由的精灵吗?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