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散文佳作 - 梦断升钟湖
梦断升钟湖

散文佳作 发布时间:2015-6-16 阅读次数:956

[字号: ]

南部文化馆|352972114@qq.com

梦断升钟湖


 

杨林


 

时针指向2015年3月19日下午六点。
 
碧波荡漾的升钟湖上,几只鹭鸟贴着水面飞向远方。西天的尖顶山将徐徐落下的红日紧紧咬住,让人想起海洋馆里顶着气球的海豚。湖面微澜轻漾,哔哔啵啵地亲吻着水岸。空气清新极了。大量的负氧离子,爬上湖岸、越过栏杆,徐徐进入雍容华贵的餐厅,浸润着我们被城市污染的鼻孔和胸腔。我下意识注意到餐厅欧式门额上标注的牌子——国宴厅。据同行的朋友介绍,原来,这里是升钟湖上堪称最最奢华的餐娱之所。
 
进入餐厅内部,果然不差。厅房设施极近考究,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似乎是刚刚切开菠萝的香气。桌椅和瓷器都是新的,对应着每个座位的盘子里,整齐地摆放着形如帆船的餐布和西式的刀叉。几十个爱好散文、爱好文学的兄弟姐妹在这里雅集。酒店的主人——张总是一位极富学养的绅士,他的致词风流倜傥、引经据典,调侃而幽默,一下子为酒会增添了不少文学意蕴。他那极具煽动性的劝酒令,总是让那些想“扯酒筯”的人欲罢不能。酒过三巡,场上的气氛逐渐活跃,端着酒杯起身窜座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道道融合地方特色的美味佳肴在悠扬的萨克斯乐曲声中陆续登场:南部的卧龙扎、升钟的野生鱼……,样样神形兼备,哪一样都会扯起你的眼球、提起你的食欲、振奋你的神经。
 
说起都是一群文人雅士,但一上酒桌却丝毫不差雄豪之气。“感情深一口焖,感情浅舔一舔”、我给帅哥倒杯酒,帅哥不喝嫌我丑”、“屁股一抬,喝了重来” ……宾主之间、文友之间、男女之间轮番“轰炸”,杯盏触碰之声不绝于耳,一杯杯香醇的酒浆在短暂的寒暄之后倾杯而下……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很快也过去了,场面显然有些混乱和胶着。我无法计算自己主动出击过多少人,也没来得及统计接了多少人的招,但确确实实感到自己已经不胜酒力了。
 
有人将我扶到不远处下榻的宾馆。我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像一个飞速旋转的陀螺。迷乱的意识中,感觉升钟湖已不像是在我身后,而是在我的头顶,幻化成无边的苍穹。湖水深蓝,剔透如玉。哗哗的水声清晰可闻,成群的鱼虾在我的周围和指间嬉戏……
 
不会是在做梦吧?我伸手抓住一把招摇的青荇,实实在在的。不!不是做梦,我分明游移在海底世界。
 
“嗨,您好”! 远处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我一惊,是在喊我吗?还就是。原来是一位身着古装的女子在不远处向我打招呼呢。小女子身材婀娜,面容姣好,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着实让人浮想联翩。我有注意到她乌黑的发髻上别着一枚漂亮的蝴蝶簪,竟与我当年送给女友的信物出奇的相似。这一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你们这儿环境真好,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扑哧一笑:“这儿是我的家——海螺怡园。我叫莜莜,湖神克里可欣的女儿,东海龙王最小的孙女,人们叫我海螺格格,我已经在这儿等您多时了”。
 
“等我?”
 
“是呀!我们海螺家族是人类的朋友。我们虽然隐居水下,但我们从不损害人类的利益,我们与沿湖的百姓和睦相处。特别是这些年,人们的环保意识大大增强了,尽管每天游人如织,但沿湖两岸植被丰茂,水质愈来愈好,父皇甚为感动,开始考虑与人类联姻。他曾多次跟我讲大唐的文成公主嫁给西藏松赞干布而恩泽藏汉的故事。他说,无论是仙界还是凡尘,得有梦想,只要想做的事都可能成为现实。昨天下午,你们在保城山上的观景台采风拍照,他正在凤凰岛水域巡视各路湖王的履职情况。他无意间发现,在你们的队伍中间有一阳光的小伙,身材魁伟、谈吐不俗,有人叫他‘群主’。他说他当时就纳了闷:人类的等级千差万别,‘群主’究竟是多大的官呢?‘这样吧,晚上你去会会他,也许,遇上他是你的缘’。父皇说完,脸上露出一丝少有的神秘。我当然明白父皇的意思。本女子虽尚无嫁与凡尘的打算,但我却稀罕父皇相中的乘龙快婿是个什么样子,所以,我便早早地来这儿候您的芳踪了”。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下午在临江坪刚刚看了桃花,晚上就交上这样的好运,真是不虚此行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开心爷们,就叫我爷们好了,但愿本爷们的开心因子能够感染到您”。听罢此言,海螺格格一脸羞涩,像极了那团映在湖中的红云。
 
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呀!从她的眼神里我感觉到了满满的爱意。她很健谈,也少了一些始前的娇羞,我感觉到在她面前我只是一个配角而已。她一边抛出让我感兴趣的话题,一边大大方方地挽住我的胳臂,沿着幽静的小路缓步向前。她说,她很羡慕人类多彩的生活、幸福的爱情,但她鄙视人类的尔虞我诈和对这个地球造成的人为的破坏。她还说“这几年你们人类发生了很多异常的事件,有些是灾难性的,比如汶川地震、马航失联,这些,我爷爷东海龙宫的部门里边早有预测,但由于是天机,无法传达到你们。当然,也或许是爷爷有意给人类一些教训罢了,因为人类的有些人太过狂妄。他们发疯似地开采资源,恣意破坏原本脆弱的生态环境,从不考虑我们的感受以及人类自身的未来……”。
 
说着这些的同时,她不时仰头投向我一阵含情脉脉的注视。被电到的我总是立即心领神会,将她柔嫩的小手攥得更紧了,我感觉到了她体内血液的流动,甚至听到了她有些加快的心跳。
 
“哦?这是什么地方?”前面出现了一幢乳白色的穹顶建筑。
 
“回爷们话,这便是我的家——海螺怡园到了。走,我带你去觐见我的父母吧”。我注意到这是一座雄伟的宫殿式建筑,有点像西藏高原那个浓缩的布达拉宫,门口除了卫兵,没有像人类的政府门前那些五花八门的上访者。门头的正上方没有政治口号,倒是也有一块烫金大扁,上书11个规整的等线体红色大字:“东海龙王驻升钟湖办事处”。呵!这一点与人类相似。我们携手迈上九十九步红色的水晶台阶,来到金碧辉煌的前厅,前厅与大殿之间是一个宽约数米的甬道,两侧站着手执兵器的虾兵蟹将,戒备森严。看到我们的到来,站在前厅中央的神龟大将军向我们举手致礼,几乎与此同时,两侧的虾兵蟹将也立正齐刷刷地将头转向我们。格格提醒我:“这是卫队在向我们行注目礼呢,我们得点头表示回敬才好”。我配合着格格,一路点头致意,径直来到中央主殿。主殿大门微掩,里边闹哄哄的,像是挤满了文武百官,守门的卫士拦住了我们:“请出示证件”。
 
“本格格觐见父皇,让我们进去吧!”
 
进得主殿,文武百官停止了嘈杂,面面相觑。我抬头看见大殿正中的雕花龙椅上端坐着一位身穿九龙黄袍的龙头长者,格格轻扯了一下我的衣角,示意我赶快跪下:“禀报父皇:你想见到的凡生来了。”
 
我赶紧自报家门:“拜见克里可欣阁下,本人开心爷们,祖籍南部新政,世代躬耕,不求发达。闲暇长著散文,偶有所思所得,以字存之,供庶民一悦”。
 
“很好!好样的孩子。你的生世我早已派人打探得知。你是一个生性憨厚诚实之人,正直本份,勤俭持家,有思想有志向,朕已经过深思熟虑,愿将吾家格格许配于你,如何呀?”
 
“我……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只是一凡夫俗子,如何敢高攀朕家格格呀?”
 
“哈哈哈,这世道,朕说你行,不行也行,这还不明白啊!既然无异议,那就这么定了!传我的话,命风水大臣择定良辰吉日,将小女莜莜与爷们许配成亲!”满朝文武百官一片拥戴喝彩之声,两侧的海豹乐队也同时奏响悠扬的管乐。看老爷子一言九鼎的神形,我低调的外表之下涌动着一股欣喜的热泉。我不禁再次质疑:这是真的吗?
 
当然假不了!格格与我牵手谢过父皇,携着我飞身退出殿外。殿外亭台楼榭,流光溢彩,所见鱼虾都停下手里的活计向我们请安问好。格格说,走吧,我带你去御膳堂吃母亲亲手为你做的荷包蛋去!
 
那太好了!我抓住格格的手,向假山背后的御膳堂飞奔而去。
 
忽然,一枚扇贝碰了一下我的脚,我手一松,格格不见了。
 
格格呢?我慌忙呼喊:“格格……格格……,莜莜……”,空谷中传来的竟是我自已的回音。
 
不是回音,原来是有人在敲我的房门了:“群主,我是黎杰,起来用早餐喽”。
 
我使劲摇摇头,确认自己是在床上。没错,真的在床上。妈的,原来是一黄粱美梦啊!
 
我微闭双眼,慵懒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想尽可能保持前先的状态。
 
可是,毕竟已经明白是梦了。我有些失落,心里竟恨恨地责怪起黎杰来:狗东西,你就不能让我吃了荷包蛋、进了洞房再喊啊?(2015年3月26日夜于南充)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