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散文佳作 - 我不会朦胧的心(散文诗)
我不会朦胧的心(散文诗)

散文佳作 发布时间:2016-5-3 15:35:50 阅读次数:520

[字号: ]

邓太忠

我不会朦胧的心(散文诗
     ·邓太忠
 
      等   
很多时候,忘记越冬期早已来临。我和白桦林一起,亮着通体的眼睛,苦苦寻觅,你的踪迹。想再次目睹你,款款飞临这片丛林,然后筑起巢穴,再然后舒心地唤一声我的名字。
背过自己,与你蜜醉进绿荫的那个夏季,早封冻成一首无题诗,树枝倒举着人字,裁剪一桩桩往事,恩怨地层般延绵,情感的河流失去深浅。没有浪涛,没有小船,没有彼岸,我独居桦林,对天长饮,醉成一座山脉,日晒雨淋,厮守归期。
很多时候,忘记越冬期早已来临。日子晴不晴朗,总用目光去点燃心中的黎明,路泥不泥泞,也望直通向所有路径。小草张着嫩绿的小嘴,告诉我,太阳沉下去还会升起,月缺了还会圆,树枯了也有反绿的时机。你会和春天一同来临,那个时候,绿叶伸展开美丽的梦境,枝头编译出金秋的故事,天很明净,地很温存。从此,在这片白桦林,我们,坦坦荡荡地出出进进。
 
今天,是个美丽得让人陶醉的日子
   ——写在农历九月十六日
今天,是个美丽得让人陶醉的日子。我走出小屋,太阳挥动金色的手指,弹奏轻快的,小草张开翠嫩的小嘴,讲述一夜里的故事。你如约来临,使今天所有的内涵,淋漓尽致地流露在你粉红色的容颜。你二十七个春秋如诗如画,二十六道年轮灿烂夺目,你的眼睛盛满清澈的春水,映照出的是不尽的温存,你的笑容放射出绚丽的色彩,透进我心灵的窗户,使美丽得憧憬,彩印成脑海里永恒的记忆。那记忆拓展成肥沃的土地,一年四季,生长人生,生长爱情,生长不尽的思恋。
今天,是个美丽得让人陶醉的日子。我们相逢,好多故事的情节,开始萌发翠嫩的新叶,所有的期待,在痴情的微笑中,荡起一圈圈涟漪。我牵你的手,如牵着一叶小船的风帆,为达彼岸,与你同行。我相信所有的追寻都有收获,所有的收获都会甜蜜,在这碧绿的丛林里,我们相依成树,让今天这个美丽得日子,爬上枝头,坦荡地接受四季的检阅,风雨的洗礼。
 
我不会朦胧的心
太阳为全人类升起,可我的诞生完全是赤裸裸的为你。但今天你依旧没有如约来临,鬼火一样闪烁的苦恋,如浓茶一样酝酿芬芳的忧伤。面对光天之下,蔓生不能复返的纯洁与童贞,使我惊讶地看见自己,原来是一枚空想的果实,自你灰暗的晴空坠落。痴恋的惨败是无药可救的绝症,普天之下,苦难是我唯一的伴侣,很多时候我的酒杯都被它斟得满满,在黄昏里晃动,大街小巷总是走出许多打扮很漂亮的影子,关于我的故事在肮脏的嘴中,进进出出。我在故事的情节,被残忍地咀嚼,摆手如树,仍不可抗拒人们脸上得意的光彩,黑暗之中燃烧的蜡烛流不出眼泪,我在仁厚的仇恨中恶毒你的名字,祈祷香烟与啤酒里兽性的渴望,在甜蜜的谎言中死亡,在一片冷冷的梦土上,我如放风筝的孩子于幽静中荒唐地游戏。成群的黄狼羞涉地向我张开血口,我因此想起我郁苦的生命寂灭以后,必然成为一堆刻着你名字的甲骨,然后逐渐碎裂,逐渐化为泥土长满带血的勿忘我,固执的焦躁将使柔软的根须,永远生长一个凄艳的欲望。因此,我无所恐惧,把狼群殷红的舌头想象成你微笑的诱惑,再成为另一个金黄金黄的温存,横亘于寂寞的天穹,天天望着你……
 
  
冬天的小雨没有韵味,使你伸出的那双小手,很冷,冷得使我无法克制,想敞开胸怀,把温暖全部给你。汽笛却如魔术师的口哨,在小站面前,使我的思想,凝固成你眼帘上晃动的风铃,那铃声告诉我——果城的甜蜜与温存,全被你带到那座山梁上的小城。
我蜷缩在小站的角落,盼阳光的脚步,沿小站外延伸的小路,绕过山峦叠障,给我一些慰藉。你知道不?我用心思编织的视线,牢牢栓柱的,是我对你永恒的期盼。
伴随一声邮差的呼唤,在梦的边缘,我猛然回首,飘零满地的是我梦游的脚印,凸凹不平的,是成片的洼地,生长着的都是不结果实的苗子。我无法面对,一个比山还要沉重的“静”字,洼地还在无限地扩充,我已走投无路,想到你留下的微笑,依然如山菊花一样灿烂,想到与你美丽的重逢,还一定会有,我已无所顾忌,在阳光下坦胸露背,让洼地的利嘴,把我咀嚼成泥,融化为水,让你成长的生命,永远年青,永远茂盛。
 
通讯地址:四川省南部县北环路西延线88号南部县文化馆邓太忠
邮编:637300     Q Q:724773738 电话13419139666
 
 
邓太忠简介
四川省南部县人。现任四川省南部县文联副主席、南部县文化馆馆长。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南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部县作家协会主席。先后在《文艺报》、《诗刊》、《中国作家》、《星星诗刊》、《四川文学》、《中国文学》、《朔方》、《时代文学》、《鸭绿江》、《青年作家》、《参花》、《绿风诗刊》等数百家报刊发表作品,先后出版诗集《山情》、《无悔的歌谣》、《邓太忠精短诗选》、《真想把你的眼泪一饮而尽》、《我牵着你的手去看日出》、《天堂鸟》和长篇散文《就这样不堪回首》。其作品二十余次获各类文学创作奖,创作事迹和创作成果收入国家出版的各类志书和大典。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