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文学评论 - 诗歌天堂的幸运鸟
诗歌天堂的幸运鸟

文学评论 发布时间:2016-7-4 16:04:56 阅读次数:334

[字号: ]

税清静

诗歌天堂的幸运鸟
                                                           ——读邓太忠诗集《天堂鸟》
                                                                       税清静 
  
邓太忠这个人,我从部队转业到四川省作协工作就认识了,他长期在文化部门工作,是个地道地道地诗人,被誉为“啤酒诗人”、“爱情诗人”,因其名字中有个“太”字,诗友们私下更喜欢戏称他为“太太”、“邓太太”。
    “邓太太”这些年很是活跃,作为中国作协会员、南充市作协副主席、南部县作协主席和省作协南部县升钟湖创作基地负责人,他每年都会想方设法利用很多关系整合各种资源开展多次文学活动,为培养当地文学人才助推本土文学创作生产,增进周边市县作家联系交流,扩大南部县在全省乃至全国的影响和知名度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在搞好文学组织工作的同时,更加注重自己创作水平的提高,这些年连续出了好几部诗集,在全国也得了不少奖,《天堂鸟》就是其最新力作之一。
拿到《天堂鸟》时,就这个名字立刻深深地吸引我。《天堂鸟》?好名字,这让人想起那华丽的天堂鸟,由于它的羽毛鲜艳无比,体态华丽绝美,鸣叫婉转动听,似乎永远充满欢乐;它们爱顶风飞行,人们又称其为“天堂鸟”、“太阳鸟”、“女神鸟”等,是世界上著名的观赏鸟。此鸟还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国鸟,在他们的国旗、国徽甚至航空公司、电台、宾馆、商店、邮局、钱币等地方都有极乐鸟的标志,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天堂鸟与巴新就是同义词。
在诗歌的国度里,一定有许许多多的天堂鸟在飞翔,其中一定有一只幸运的天堂鸟,这只鸟就是邓太忠。诗歌的道路极其艰险,然而对于他来说却如履平地,因为他很幸运地掌握了通往诗歌天堂的动车票,这张动车票,就是他的诗歌最吸引我的G点,就是他的审美、就是他的语言、就是他丰富的想象力和敏锐的思维能力,还有精心营造的意境,正如著名诗人梁平所说那样:《天堂鸟》是一部人诗合一的孜孜不倦的爱情诗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找的真正的爱的真谛,是诗人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
邓太忠把大山、大树、大江、大河、春雨、秋月、贩夫走卒、一星一叶以及他眼内的整个世界都作为他的情人,他为他的情人们努力吟诵着一首又一首动人的情诗。这些诗歌凝聚了诗人的全部性灵和心血,不仅有其浪漫和诗意的一面,更有其对纯洁与美好生活的代言及颂扬。“小桥下的溪流不想远去/以回旋的身姿/特写期待的表情”诗人在《等待》里呈现给读者一幅生动的图景画面,把文字中的意象铺排开来,然后告诉读者“远方还是没有你的消息/天下着春雨/如冬天的雪/冰冻了心房的檐脊”,充满希望的等待,结果是一场雨一场如冬天的雪一样冰冷的结果,等待给人的感受是痛楚的、刻骨的;而雪,最是诗情画意,颇受文人雅士的青睐,同时也是纯洁的、易逝的、恶势力的环境之象征,这一重要的意象是双重性的——既是浅显凡俗的,又是深厚而超越的,这两者联系到一起,就不难理解到作者所要诠释的内涵:孤寂才是这个季节的浅唱低吟,孤寂才是生命的回声,但明知如此,还是要继续等待下去,就象邓太忠对诗歌的追求,只有坚守永无休止永不停息!他一口气接连在《诗刊》、《文艺报》、《中国作家》、《四川文学》、《星星》诗刊、《绿风》、《剑南文学》、《鸭绿江》、《朔方》、《中外文艺》等纯文学刊物上发表的一系列诗歌就是最好的佐证。
真正的诗歌不是诗人对生活的简单描摹,也不是诗人机械的内心表白,而是发自诗人灵魂深处的内心情感的真实独白。爱情是诗歌的一个永恒的主题,邓太忠这只幸运的天堂鸟正是掌握了爱情诗歌的密码才能够在诗歌的天堂飞得这么高飞得这么远的。这个作为一个响当当的爱情诗人,邓太忠用诗歌即吟诵着《丈夫》也褒奖着《妻子》,望着情人的《背影》同时还《想一个女孩》大声疾呼《你在哪里》,在品尝着《思念的感觉》的滋味中喃喃自语《心情的独白》,最后庄严地《承诺》:“承诺不是绽放在脸上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百转千回的祈祷/经历风雨的过程/才是一首百唱不厌的歌谣//承诺不是冲动时疯狂的热吻/是摔倒后扶起时的又一次拥抱/领略坎坷的苦难/才懂得爱的旅途崎岖遥遥//承诺不是相聚后甜蜜的倾诉/是牵手在岁月里慢慢地变老/共同淋浴夕阳的礼赞/才是今生今世生命的美好”。诗人对爱情的《承诺》既没有山盟海誓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豪言状语,平平淡淡而又真实可信、温热持久,让读者始终有一股暖流涌动心间。
一个诗人的成功,离不开生养他的故乡的哺育和滋润,邓太忠出生在人杰地灵的三陈故里南部县,陈氏一门三状元和南部的历史人文对邓太忠的影响应该是巨大的。作为大地的情人,邓太忠对故乡的依恋和吟诵可谓孜孜不倦。他在《川北》中写道:“一碗盖碗茶/泡出许多古往今来的故事/老大妈的针线里/到处都织着山歌的影子/入醉的大小山/灵魂点化成每年三月的小雨……川北最挚情/挥动着嘉陵江这张手绢/把你呼唤/把我呼唤”。又如《故乡的小河》中,他写道:“在大山心里/你只是一行孤寂的眼泪/想大浪淘沙/却只能在梦里演绎/一生一世的经历……只有风读懂你的心思/万水千山/想到的不是今天的秀丽/向往大海/渴望的追寻万苦千辛//你呀,只是个孩子/有浪的生动/没有滔天的豪迈/千回百转/走不出生命的困惑”。在故乡面前,谁都只是个孩子,对家乡对故土的依恋便是连接孩子和母亲的那根脐带,所以习近平主席提出,要让我们的家乡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要我们的孩子记得住乡愁!乡愁是什么?乡愁就是那《原野孤树》“清风摇一朵绿云/擦拭掉原野阵阵孤寂/”故事结不结尾/枝叶一个劲敲问四季//远望似舟,近看如帆/原野也有一条彼岸延续追寻/记忆是那条小路/谁涉足谁拥有生命的真诚//风雨之中生繁茂/固守位置也是一种收获/原野年轻成一位牧童,拨弄一直爬高的年轮”,乡愁就是那幢《乡下老屋》,乡愁就是那个《街头小贩》,乡愁就是那段《蝶舞》,乡愁就是那一片《枫叶》,乡愁就是那满天的《繁星》,乡愁就是美丽的《桂花城》……跃然于笔端的是诗人把自己对家乡的爱恋,对人生的感受,对生活的感受,从感知的角度,把自己源于生活而得出的深切感受,用诗歌的语言写出来,真挚地,真诚地与读者共鸣。
古往今来,寄情山水都是文人骚客们的不二选择,邓太太亦不例外,这些年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如《雾灵山》、《莫高窟》、《布达拉宫》、《天安门》、《可可西里》、《叙永》《石厢子》、《星星峡》、《宁夏行》、《在康定》、《阿坝行》其实这才是真正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只有走出去,用行走的方式,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才能为读者展现其博大的胸怀和广阔的眼界。诗人在《夜过唐古拉》中写道:“星星低垂着一丝惬意/解读流云的漂泊/风沙掠过车窗/撕裂的声音从心坎上滑落/高原的情绪/一直就这样渊博”这让我想起了那年我们一行十人去拉萨与西藏作协交流的情景,我们也是坐着火车进藏,翻越唐古拉山口时我怎么就没有找到这样的文字语言来表达当时的心情?接着是“缺氧,脑海一片空白/激情失去寄托/领略不了你传说中的诱惑/蹲在车厢一角——/回味四川老家的火锅/念想孙女喊爷爷时的快乐”也许这才是诗人当时的真实感受——缺氧、难受、高原反应,但在他的笔下这些感受却变成了美丽的诗篇,所以说文学就是美学。然而诗人的真正境界却并未止步于美的表达,而是发自灵魂的一声呐喊:“告诉我,过客/经受不起生命的寂寞/留不下难忘的生活”。
总之邓太忠或寄情于事,或者托情于物,他的诗歌让人读到的是浪漫,是厚重,是振奋,是呐喊,是一种不屈,是诗人内心世界的告白也是一种深思,更是诗人情感、意绪、心志与外在物象之间电光石火般的撞击。通过诗意化的诉说,折射出执着的信念,流淌在心底不变的理想,以及坚守的情怀。大气而鲜润的文字,读后令人感觉余味无穷,思路瞬间开阔。这就是诗人邓太忠的诗歌特点,是源于诗人对物质世界、对生命个体的感与悟,诉诸视觉的意象和诉诸听觉的节奏于诗句中,充实诗歌的内涵与厚度,达到启人哲思的目的。人心百态,邓太忠呈现给读者的是一面虚实相间的镜子,至于领悟与感受如何,还需靠自己的理解力去挖掘了。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