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文学评论 - 心中有诗,灵魂便不再漂泊
心中有诗,灵魂便不再漂泊

文学评论 发布时间:2016-7-4 16:11:39 阅读次数:572

[字号: ]

王 瑶

心中有诗,灵魂便不再漂泊
                                                  ——邓太忠诗歌赏析
                                                               
 
汤汤嘉陵江水,滋养了南充这座钟灵毓秀的西南小城,也润育了一位名“太忠”的诗人。三十余年的笔耕心织,记录了这位诗人由激情洋溢的青年迈入成熟稳重的中年,也见证他诗情由青春的宣泄外溢而走向成熟的持重内敛。岁月成长了这位视诗歌为生命的灵魂,视写作为活着的证据的诗人,也成熟了承载他温润心灵,机敏心思的诗文。诗人说,诗歌是他在生命历程中自由选择的一种文化生活方式,而终其一生他将怀揣一颗敬畏之心,以诗歌这种分行排列的文字,真诚地去呐喊、去诅咒、去吟诵、去畅想。而今,我有幸得以拜读邓先生在《中国作家》、《诗刊》、《文艺报》、《四川文学》、《星星诗刊》、《时代文学》等大型名刊上发表的大量诗歌,其内容的丰富,题材的多样,艺术手法的灵动,诗情的或直意抒怀,或含蓄深婉都给人以共鸣与思考。
在这些诗里,读者已然看到诗人触目皆诗,涉笔成文的境界:自然的风物,触目的色彩,游历的景观等日常生活中人人都眼见的事物,经诗人之手点化为诗行:给人以希望与生机的“初春”;亮丽地装点秋色的“枫叶”;装点梦境,恬淡温馨的“紫色”;诠释民族灵魂,昭示和谐力量的“水立方”“鸟巢”等等。
同时年华的逝去,友人的别离,乡土的远去等触动人们心怀的情愫在诗人笔下也涓涓流淌着:“余晖也是人生的美景/不要在意银丝的直白”的“老年”;“临别,没一句话送你”只愿为你“清扫一路风尘”,让你知道“第一步的前方/一定有我”的“送你”与“位置”;那个“我”曾种下小杨柳,挂上铜风铃,安放过水磨盘的故乡;那所而今已断壁残垣,却勾连往事,让“我”的心久久不敢触及,而唯有触及才能“洗去我心底多年的清冷”的“乡下老屋”窖藏着多少游子浓烈的乡愁。
另外,在邓太忠先生笔下还有不少关涉现实的诗文,如:《街头小贩》写街边小贩生活的艰难:“叫卖声从牙缝中漂白顾盼”“街角的夜苦上添寒”,流露出诗人深切的同情与关怀;《想一个女孩》表达了诗人对在玉树地震中逝去的青春生命的深深痛惜;《丽江,后街5号》表达了诗人对当下物欲横流的社会蚕食人的精神信仰的批判等等。
诗歌作为一种精炼的艺术,文学中的精华,它通过简练的文字,分行排列的形式沟通着人类共通的精神世界。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在谈论艺术的存在时曾说,“作品使大地成为大地”,诗歌,它早已存在于万物之中,诗人的使命便是将它说出。邓太忠先生就是在不停地说出,他不仅说出了普通大众于纷繁的俗世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或表达苍白的温暖、感动、失意、痛苦等情愫,更说出了他所开掘到的生命深度和抵达生命本质的——对理想的追寻。
诗人深刻地体会到了人生的孤独和忧伤,“苦寒”、“忧伤”、“孤怜”等词汇常出现在他的诗篇中。在《归宿》中他试着用“情人的眼睛”、“七彩缤纷的梦”、“爱人赐赠的情怀”、“一生一世的忠诚”等美好的词汇来归属“归宿”,可是这些美好的词汇最终也难以遮蔽诗人对人终究孤独无依的命运的哲思:“归宿是擦肩而过的清风/归宿是漂流不定的白云”,而精神匮乏时代带来的失落更让他感受到人作为渺小个体的无奈和痛苦,因此他努力寻找一个可以安放他漂泊灵魂的精神归宿——诗歌。
在诗人笔下,诗歌是他的“大海”;是他的“草原”;是他的“天堂”;是他的“梦”。他如一条蜿蜒于大山的“小河”;一棵生长于原野的“孤树”;一头踽踽独行的“羔羊”;一只振翅而飞的“天堂鸟”;一只破茧而舞的“蝶”;即使孤单、即使现实困顿也要一生将她追寻。
                    梦里,我演化为一只羔羊
                    不在草原
                    在江边荒芜的石滩
 
                    牧羊人打着口哨
                    走得很远
                    夕阳坠落山野
                    风太苦寒
 
                    没有流泪的我
                    相信卵石沉默的温暖
                    看流云飘过的洒脱
                    想山的那边
                    草根拔节的声音
                    香甜永远
——梦里的我
在这首诗中,诗人借羔羊自喻,写出了自己在当下这个标榜“诗人已死”的精神贫乏的时代,即使自己的创作失去了精神土壤,即使自己的努力换来的只是沉默,即使没有同伴,一个人在诗路上踽踽独行,他也坚信人心是温暖的,坚信只要还有诗意的存在,诗歌就不会消失。“山的那边”正是理想的彼岸,是诗人永远的精神食粮,鼓舞着诗人无悔无畏地继续前行,而这个“梦”正是诗人努力追寻的“诗国”。从诗中我们能读到他对当下诗人处境的隐忧和他精神的乐观与豁达。
《故乡的小河》中诗人以拘囿于故乡大山中的小河自喻,“向东还是向西/听那道山口固执的行令”写出了现实的无情与自身的渺小与无奈,“只有风读懂了你的心思/万水千山/想到的不是今天的秀丽/向往大海/渴望的追寻万苦千辛”“想大浪淘沙/却只能在梦里演绎/一生一世的经历”表达欲冲破现实的拘囿,向往更大的成功却不得的苦闷。
《蝶舞》是诗人即使深处冰冷的现实,也愿为理想不懈努力,即使呕心沥血也在所不辞,最后“天空没留下一丝痕迹,但我已飞过”这样也足够了:天际无痕/春雷掠过花朵的表情/你心安理得/又醉又醒。《原野孤树》是诗人执着理想,相信“风雨之中生繁茂”,“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的笃定。
邓太忠先生表达的对诗歌理想的追寻,是一种对生命意义的追寻,它超越了物质意义而抵达生命的本真,是诗人骨子里对现实的诘难而发出的有力量的生命回声,是用幽微的光芒烛照灵魂的生命写真。
读邓太忠先生的诗,能感受到其整体上透露出的典雅气质,这与诗人经历岁月的沉淀而越发从容、睿智有关,而其艺术手法上的纵横捭阖也值得关注。如善用拟人、夸张、头语重复等修辞而其最鲜明的特色还在于巧妙的遣词造句和比喻上。
首先遣词造句上,诗人凭借其敏锐的艺术感觉和艺术创造力创造出了不少初觉诧异,细品却非常有意味的语句使语言表现上闪耀出瑰丽灵动的风姿,如:
“别离的感觉丢心断肠/不知为谁/你挂在一棵树上念想/被阳光风干切片”(《想你》)   
“念想——挂树上——被阳光——风干切片”初读会觉突兀,但细品颇具意味:“树”常作为坚贞爱情的象征,我国自古有“相思树”的传说,著名诗人席慕容在《一颗会开花的树》中也以“树”表达对爱情的守望,而“风干切片”将抽象的思念之痛形象化,短短一句话形象生动地表达了思念之深与别离之痛。
“红豆的根/爬不上炊烟的怜悯”(《怀念》)
“红豆”又名相思豆,常用作爱情的象征。“炊烟”常给人一种宁静美好的心灵感受。诗人将“红豆”与“炊烟”联系在一起,也是非常奇特的搭配。诗人说“红豆的根——爬不上——炊烟的怜悯”正表达了追寻爱情的心路历程之坎坷。
“而你打结的目光/让心又一次搁浅”“爬上眉梢的阳光/咬住飞翔的时间”(《痴恋者》)
“目光——打结”形象地写出了被爱恋者纠结的心态;“阳光——爬上眉梢——咬住——飞翔的时间”则生动地表达了痴恋者对过往美好时光的怀念。
其次,使用比喻。虽然在《天堂鸟》这本诗集中比喻的使用并不多,但凡使用大多都精妙到位,可谓“诗人比兴,触物圆览;物虽胡越,合则肝胆”。如:
“老街洞开的那扇窗口/正咀嚼南来北往的风云”(《伤者》)
形象生动地写出了爱情中失恋者的伤痛。诗人以“窗口”喻指“心灵”,以“南来北往的风云”喻指“纷繁的往事”,本体和喻体咋看并无相似之处,甚至毫无联系但细读却发现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之妙。再如《他乡的你》中“思念,原来是一枚碎裂的瓷片/乡土的记忆里/划破深藏已久的隐痛”将“思念”比作“破碎的瓷片”,化抽象为具体,真切地表达了乡愁的尖锐与浓烈。
另外作为当代诗人,邓太忠先生很善于从传统诗歌中汲取养分,将传统诗歌中的古典意蕴适当地融汇于诗篇中,给人典雅而不失新奇的感受,充分体现了诗人敏锐的才思和深厚的文学素养。如《美丽的错》中“这是一个错,却很美丽”让人自然联想到郑愁予先生的《错误》;“小巷挺得笔直/如她伸出窗口的手臂/捧一滴雨摘一朵云/使我与小巷醉进三月的意境”(《小巷》)中“小巷”、“雨”等颇具古典韵味的意象和烟雨朦胧的意境让人自然联想到戴望舒先生的《雨巷》,而读者寻着这相似的意境便更容易走进作品,把握诗歌的主题。
邓太忠的诗歌让我领略了一位蛰居四川南充,认真写诗并以真感人,以诚动人的诗人的风采,也让我欣赏到了一位肩负责任感与使命感的文人的素养。在当下,网络发达,信息爆炸,诗人遍地的时代,他对诗歌的那份虔诚,那份坚守,那份不为世事的喧嚣而迷乱心智并始终饱有诗情:以敏锐的眼发现俗世生活中的美与丑;以温润的心书写对世间苦难的同情,对爱情的追寻;以不惑的智慧书写对生死、对人类终极命运的哲思和对理想执着追求的精神是多么难能可贵。愿诗人在安放灵魂的诗路上继续奏响凯歌。
 
 
(作者: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生)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