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文学评论 - 向着更高飞翔的天堂鸟——读邓太忠诗集《天堂鸟》
向着更高飞翔的天堂鸟——读邓太忠诗集《天堂鸟》

文学评论 发布时间:2016-8-2 11:28:50 阅读次数:680

[字号: ]

admin

                             
                                  梁 平
 
天堂鸟是一种花,学名鹤望兰,因为花型酷似一只翘首远方的仙鹤而又名。我曾经在广东一个植物园里看见过,并且旁边有一木牌,上面有一段花语,大意是“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着你。”由于这个印象太深了,所以拿到诗人邓太忠这本取名为《天堂鸟》诗集的时候,很自然就联想到这样的一种美妙。
邓太忠的诗我在十年前就开始关注,十年前就为他的诗歌写过文字。《天堂鸟》是诗人积蓄了十年的力量呈现给诗坛的另一个崭新成果,可以说,也是诗人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
从整体上看,《天堂鸟》就是一部人诗合一的孜孜不倦的爱情诗集,它的柔软与缓慢,正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找的真正的爱的真谛。张扬、燃烧、轰轰烈烈都是短暂的,最美妙、最持久的爱只能是娓娓道来、只能是慢的爱。诗人在这个诗集里提供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个节奏,这样一种优雅的气质。缘于诗人心思的敏感,在他的字里行间,你会读出一点小心,一点呵护,一点恬淡,也会有一点哀愁,在这所有的杂陈铺设之下,你还会无法拒绝诗人投射过来的几束明亮的光线。这就够了,这就是诗人邓太忠以及他诗歌里制造的令人可以珍视和怜惜的情感。这样的情感可以发生在男女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也可以是现实与梦想、生与死之间,而这一切在诗人笔下,只缘于爱。
《位置》这首诗我记得以前读过,这一次重读明显感受到了经过打磨,使这首诗更干净更简洁了:“起锚的汽笛/调换了两颗心/驻守的位置/岸上的那颗/乘船远去/清扫一路风尘/船上的那颗/钉在了码头/做了拴缆的/桩子/随之都去了/又都随之等待/再一次潮汛/隆重到来”这里描写的是一个离别场景,诗人巧妙地抓住了“位置”这个概念,没有去直接抒发分离的痛苦之情,而是从空间上完成了离别的整个过程。整首诗的情绪控制得当,平稳而克制,但诗并没有因此变得平庸,反而使得诗歌情感沉淀,情绪饱满。诗歌第一节开始铺垫:“调换了两颗心/驻守的位置”,随后跟进了整首诗的出彩的:“岸上的那颗/乘船远去/清扫一路风尘/船上的那颗/钉在了码头/做了栓缆的/桩子”。我们看到的是,送别之人和告别之人已经合二为一,送别之人的思绪乘船而去,告别之人的思绪钉在了码头,仿佛送别之人就是告别之人,告别之人就是送别之人,两种思绪的叠加,自然而然让人读后为之动容。人在空间上不能代替彼此,却可以用思念来代替彼此,送别之人和告别之人的情感在“位置”上的互换和转移构成了全诗的亮点。“随之都去了/又随之等待”更进一步说明了两者情绪的同一性。
另一首《梦里的我》描绘的是一幅梦中的景象,或许是诗人渴望的那个梦里的自己,亦或是一个真实的梦境中的自己。在梦里,诗人变成了一只荒芜石滩上的羔羊,“牧羊人打着口哨/走得很远/夕阳坠落山野/风太苦寒”,牧羊人早已走远,这是一只孤独的羔羊,而视觉呈现出的张力让我们看到了这只孤独的羊在那片石滩上的景象,夕阳已经坠落,风吹来一些苦寒,这也是诗人自己内心状况的真实映照,那种微妙,似乎抵触到了诗人的苦处。“没有流泪的我/相信卵石沉默的温暖/看流云飘过的洒脱/想山的那边/草根拔节的声音/香甜永远”,面对这样的孤寂,诗人埋藏了伤感,而是坚信一颗卵石亦能带给人温暖。沉默的卵石似乎便是那只孤独的羔羊,这或许是一种自我安慰,以流云相伴,听着山那边草根拔节的声音,香甜就可以永远。似梦非梦,重要的是诗人找到了自我安慰的寄托。
《泪流满面》是一首构思精巧、值得一提好诗。诗人以自己的左边与右边分担了其一生众多的纠结与一统。“右边时有沦陷/意识渗透进悠长的裂变”“左边没有墙/很远的星星很悠然地私语”,在所有的事物中,有矛盾才有对立,而矛盾通常又是兼具斗争和同一的。“右边宁静的时候/左边的夏夜曲特别的舒缓”,左右和谐统一,是生活的常态。“季节敲响年轮的深远/你背后的光阴/从左至右/风干了一生的苦难”,生活里的碰到所有事情,归结起来无非“左”与“右”,无非“是”或“非”,完整的人生似乎一定伴随着“左”与“右”的裂变,就好像不经历“苦”与“甜”亦不能称其为完整,诗人以辩证的思维,用了非常凝练和独特代表性的“左”与“右”,向我们揭示了人生的无奈与斡旋。
在《天堂鸟》这个诗集里,还有如同《繁星》《枫叶》这样简短、精巧的诗。诗人将日常生活的场景物赋予了属于他独特、细微的想象,写得直截了当、干净利落,让读者感同身受,大快朵颐。在诗人的笔下,繁星是为太阳莅临的点缀,是月亮温馨的守望者。而枫叶,“流淌在秋天的每一个清晨/经历风/经历雨/经历冰雪的折腾”,这里无不透露出诗人内心深处的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结,爱就是奉献,就是牺牲,就是至死不渝。
一首好诗贵在有其独特性,一部好的诗集则需要所有的独特汇聚成整体的与众不同和统一的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讲,邓太忠的诗歌正在形成这样一种气象,这是十年磨一剑的诗人对自己的苛求,也是诗人在这十年里有了长足进步的依据。为此可喜可贺!我更希望诗人怀揣着这一份美丽,这一份坚持,跟天堂鸟一起飞得更高、更远,在下一部作品里,给我提供的是另一份惊喜!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