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文学评论 - 用情人的眼睛看世界——邓太忠诗歌印象
用情人的眼睛看世界——邓太忠诗歌印象

文学评论 发布时间:2016-8-2 15:37:35 阅读次数:473

[字号: ]

admin

徐忠志
 
在中国文学版图上,四川是名副其实的诗歌重地。“自古诗人皆入蜀”自不必说,在现当代文学史上,从巴蜀大地涌现出来的诗人数量之众、声名之大、影响之远,没有其他地方能够企及,常常令人钦羡不已。深厚的文化底蕴,浓郁的文学传统,不舍的诗歌情结,培育和造就了享誉全国的文学“川军”,这其中最耀眼的就有那些富才情、见深度、有胸襟的诗人身影。每每阅读四川诗人朋友的作品,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和满足。他们娴熟处理复杂现代经验的能力,以及始终积极与世界对话的努力,让我既惊叹又感动。记得多年前《星星》诗刊主编梁平先生赠我一本“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四川诗歌作品选”,孙静轩、高缨、流沙河、吉狄马加、杨牧、张新泉、叶延滨、阿来、梁平、柏桦、李亚伟、欧阳江河等诸名家之作尽在其中,无论是创作阵容还是诗歌品质,无不显示出四川诗歌的“强大”。近年来,四川诗歌创作呈现出多元化的风格,有的深入时代,有的沉潜内心,有的注重对汉语的独特审视和极致探索,还有的专注于挖掘诗歌的精神质地和人文情怀。四川诗人的写作从不同方面丰富了中国当代诗歌画卷。他们不仅创造了各自生动的语言表达,而且在精神追求上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至真、至善、至美、至爱。说这些话,只是想表达我对四川诗歌的礼敬和对四川诗人的好感。
邓太忠便是给我留有好感的一位四川诗人。与他相识多年,他每有得意之作便发我先阅,我也曾多次发表、推介过他的作品。说实话,他不是我认识的四川诗人中才华最出众的,但确是最勤奋的一个,著有《山情》《无悔的歌谣》《邓太忠精短诗选》《真想把你的眼泪一饮而尽》《牵着你的手去看日出》等诗集,始终坚持“我手写我心”,常常能够把“有问题的现实生活”和“有温度的内心体验”甚至所有不相干的东西转化为诗,从不被喧嚣的世事迷乱审美的眼;他不是我欣赏的四川诗人中境界最高远的,但却是真真切切把写诗当作生活方式的一个,他对诗歌虔诚至极,对文字敬畏有加,不图其名不谋其利,很多时候的写作都是“不吐不快”的情感和思想的自然流淌;他也不是我经常联系的四川诗人中最纯粹的,但却是为诗歌最奔忙的一个,他把相当的精力用于策划组织诗歌活动和为他人做嫁衣,耽误了很多思考、写作的时光,他并没有对这种状态表现出不满,反倒有一种实现了某种价值的自得其乐,“甘为人师”也好,“扶植新人”也罢,似乎对于他都不虚空。这就是我的朋友邓太忠,一个喜欢用想象来弥补生活中的不足、善于用诗歌填补心灵空虚的人。
读他的诗,有时感到他极具智慧,可以机巧地躲避现代文明的狂轰滥炸,沉着冷静地捕捉生命中的本真,甚至不惜力地解剖一粒微尘、把脉一股气息,用心象、心绪引发人们对于现实的思考,也许这样的书写缺少所谓的“直面现实”,但却值得赞赏,因为它更加贴近真实的现实和诗的本质,也最能够体现诗歌对于生活、生命的终极关怀。读他的诗,有时感到他自信满满,那种历经生活洗礼、时光沧桑后的坚定从容,那种没有让心灵和面容随时光老去的扬扬得意,那种钟情于玫瑰便勇敢吐露真诚的率真执著,还有“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的自由洒脱,呈现的是一个成熟诗人的精神气质。邓太忠的成熟不单单体现在遣词造句和意象营造上,更多地表现在诗人内心的淡定和沉静。在他的作品中,见不到大呼小叫、妄自尊大,也没有那种“我要引你去天堂,我们拯救世界……”的狂语,你听——“梦回隋唐/百转千回的驼队没有生死的离别/飞过天际的秃鹫/落脚窟门的上方/扇动的羽翅/是否生动了佛主的表情”(《莫高窟》)。他总是善意地提醒读者:生活中有太多的风景值得你欣赏,有太多的感动值得你回味,有太多的美好值得你顾及,只要你歇歇脚,专注看,静心听,周遭都是温暖的目光,会心的微笑。他的她是“春天的玉”,“温柔溶化了我的固执/面对你诱人的宁静/我心如潮涌/只想拥有你纯洁的天真”(《春天的玉》)。而世界也不仅有利他的一边,在另一边“余音未尽/背影散落的地方/青藤爬过栅栏的意境/果实在风的舞动下进入梦乡”(《另一边》)。可见,邓太忠是在用情人的眼睛看世界,对一切怡人的景致格外关注,并不惜笔墨去赞美,希望把好的情愫传递给读者。如,他向“老年”致敬:“余晖也是人生的美景/不要在意银丝的直白/负重的背脊/在一道年龄的水岸/听涛声的劝慰/风没有身影/一路却有小草的温存/还有大树的崇敬”(《老年》)。他对世间的苦难和悲伤感受深切,但却拒绝叫卖疼痛,常常润物无声地启发人们要葆有情感的纯真、心灵的高贵,珍惜人间的大美、生命的尊严。邓太忠的诗,有典雅的气质、阔大的气象和饱满的抒情力量,对个体生命体验的书写和对生活真理的探究是真诚的、自觉的,让人不仅有阅读的愉悦,而且有阅读的记忆。
美国作家廉·福克纳曾说:“诗人的声音绝不仅仅是人的记录,它应该而且能够成为一根支柱、一根栋梁,从而使人类获得永生。”这是诗歌的至高境界,亦是诗人的宏伟目标。每一个有抱负的诗人,都会坚定地向着这样的目标迈进。我想,地处四川一隅的邓太忠,有“生死守望”成为“森林经典”的天堂鸟的志向,理应加入这样的行列,以既有的艺术姿态、理性的思辨精神、开阔的文化视野、不惑的聪颖灵慧,书写浸透在巴蜀大地上的滚烫诗句,生动叙说中国故事中的美丽爱情、精彩人生,深刻揭示人类永生的无穷奥秘。
欣闻邓太忠新诗集《天堂鸟》付梓在即,我有感而发写了上面的文字。
 
 
2014528于北京团结湖
 
 
(徐忠志,文学评论家,《文艺报》总编室主任,《中国年鉴·文学卷》主编)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