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文学评论 - 邓太忠是一只在诗歌的天堂里不停飞翔的鸟
邓太忠是一只在诗歌的天堂里不停飞翔的鸟

文学评论 发布时间:2016-8-2 15:40:43 阅读次数:785

[字号: ]

admin

                                        龚学敏
 
我对南部的认知可谓从饮食男女们的大俗开始,最终又归于与诗歌有缘的一个人身上。
南部是一个拥有一百三十多万人的人口大县。宋时的陈氏在当时的南部便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了,陈尧叟、陈尧佐、陈尧咨三兄弟,相继中进士,尧叟、尧咨考中状元,被当地人称为三状元。南部的乡党在其出生地大桥镇修建了状元祠,并且,在南部县城的嘉陵江边雕塑了三兄弟的纪念像,以彰显一个人丁稠密的所在,对文化的敬仰,这一点全国上下几乎如此。这些都和我对南部的认识没有太多的直接意义。最初,我出生的高原小镇上,从政府大院出来,左拐一直抵拢,是一段沿旧时城墙边建成的小巷,被当地人称为好吃巷,巷子的尽头处,有一家极为简陋的小餐馆。小镇上单调的时光让这家小餐馆的烧肥肠把我培养成了一个热爱吃猪下水的,最没品位的食客。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慢慢知道了南部肥肠在川内的名声。很多年后的一天,我在南部县城最热闹的老城区,在挂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招牌,专卖烧肥肠的街边,由一位诗人陪着,一边听着诗人眉飞色舞地介绍关于南部肥肠的故事,一边慢慢地吃下三大碗传说中的烧肥肠。这位身材不高,声调到是有些偏高和急促的诗人从此之后,也算和我成了对饮食有自身偏好的同道中人,像是现今一个流行的词,闺蜜。闺蜜这个词,其实比肥肠清爽不到那里去,像是一个时代病了,这个时代所有的事物都应该同病相怜一样。
除了在一起吃肥肠外,起码有二十位四川青年诗人对这位南部的诗人邓太忠兄应该有一种不好言说的感觉。2012年的秋天,因为太忠兄的促成,《星星》诗刊和二十余位四川的实力诗人带着自己写好的诗稿,来到位于南部县西北,号称中国西南蓄水量最大的人工湖泊升钟湖畔。一个原本想是轻轻松松的诗会,被太忠兄安排成了一个许多诗人心中至今还是难言之隐的座谈会,也成了《星星》诗刊在四川诗歌创作历史上的一次破天荒。宾馆的会议室被安排成圆桌形式,诗人们围坐在一起,先将一位诗人的作品介绍给大家,然后由《星星》诗刊的编辑带头评说,只讲诗歌文本中存在的缺点,和诗人在诗歌作品创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杜绝一切形式的表扬和恭维。我还清晰地记着那是个下雨的天气,本来太忠兄有安排让诗人们去钓鱼,可是那时的诗人到像一条条被人钓上岸了的死鱼,听惯了好话的诗人们,见不得别人说自己诗歌不行的诗人们,自恃才高八斗的诗人们,心高像天空,气傲似长虹的诗人们,一个个鼻青脸肿,平日里的骄傲,像是被霜打了,和着内心的不服纠结在一起,让人想起“文章是自已的好,婆娘是人家的乖”这句俗语。时至今日,虽然时间不久,参加过此次诗会的大多诗人已经不愿再提起此事了。那天晚上的酒喝得多不多?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那天晚上诗人的消停都是像大家都没有来过升钟湖一样。前不久,还有一位诗人对我说,能不能再开一次升钟湖一样的诗会,因为这样的诗会才能对自己有所触动。我在想,面对诗坛和诗人们的浮躁,这样的活动怕是没有人想着要真心参加了。
前不久,太忠兄让人把他即将出版的诗集《天堂鸟》的打印稿送到编辑部来,让我写几句话,说是写几句话,实则是对我这个朋友的一种信任与认同。拿到诗稿时,我首先想到的是诗坛上,姑且称之为坛吧,每天都在产生无数的序言、评论、读后感之类的文章,可是这么多的文章里,有多少是发自己写作者内心的,非写不可的?有多少是与诗人惺惺相惜,说诗人就是说自己的?有多少是真读懂了一个诗人,能够进入其内心的?还有多少是所写文字,和诗人的诗作相得益彰,确有其存在价值的?想到这些之后,把自己列入朋友一类,下笔也就从容了,信马由缰,说不定会给没有接触过太忠兄诗歌的诗友们提供一条了解他和他诗歌作品的蹊径。
太忠兄是出道很久的诗人了,也是因为诗歌改变了命运的人。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未认识他时,便在众多的诗歌刊物上读到了他的作品,一个单纯,对生活充满了激情和热爱的诗人名字在遍地诗歌英雄的四川能让人记住,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一位南部县的青年工人能够做到这一步,是了不起的。一位年轻的工人,因为写诗,在地方上有了一些小名气,于是,调动到县里的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化工作,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无数文学爱好者梦寐以求的人生道路,太忠成了他们中的幸运儿。1989年调到南部县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学辅导工作的他,慢慢地开始,然后是县文化馆辅导部主任、副馆长,到现在成为南部县文联副主席、县文化馆长,也算是地方上的文化名人了。在从事群众文化工作的同时,创作和出版了诗集《山情》、《无悔的歌谣》、《邓太忠精短诗选》、《真想把你的眼泪一饮而尽》,长篇散文《就这样不堪回首》,以及长诗《大爱无言》,还有就是把近几年创作的诗歌精品收集在一起即将付印的《天堂鸟》。几十年如一日的对诗歌的热爱,一路走来,也算是成绩不小。虽然南部有一百三十多万人口,有那么多的资源,出产,也有那么多方方面面的人才,可是,对我而言,一提起这个地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有一位叫做邓太忠的诗人生于斯,长于斯,并且,用他的真情不停地歌唱着这片土地,我首先想到的是南部有一位叫做邓太忠的诗人是我的朋友,对我而言,似乎这些就足够了。
《天堂鸟》里收录的诗作,之前我大多读过,一是对朋友们的创作默默地关注,我想,每一个编辑都应该这样。二是太忠兄写了自己满意的作品后,会用短信或其它方式告诉他认为是哥儿们的诗友,让大家分享他的快乐。把《天堂鸟》一首首读完之后,我想太忠兄长的诗作,用笔清新如画,情感真挚流露,不晦涩,不故弄玄虚,得到这本诗集的读者不需要我说三道四,自然而然会读出太忠兄诗的妙处来。如果我还断章取义地故作聪明,会不会让人笑话?于是,这篇文章便在不知不觉间瞎掰胡咧成了这样。
我相信这样的文章自有这里文章的好处,起码它不会影响读者对诗歌本身的理解。就像是我写得再不好,也不会影响到我和太忠兄的友谊一样。
    文章要完时还是要作一个导读的,诗集《天堂鸟》中的这首同名诗作,天堂鸟就是邓太忠本人,或者他的理想和境遇,这样一读,整个诗集就能够读出他的追求和人生来,以及对我们的启示。
 
《天堂鸟》
 
森林翻新了几千年
雨水没有疲倦
一直流淌出土地的内涵
生死守望,你成为
这片森林的经典
翅膀灵动的缤纷
荡起情绪的波澜
歌声嘹亮,舞姿
总在怀孕的季节,绽放
一种诱惑的灿烂
你呀,沉重的翅膀
高悬梦境的边沿
他会不会莅临
风没读懂白云的留言
 
往往返返,你始终
品味的是孤寂的苦寒
在枝条搭建的天梯
亮晒泪水湿透的思念
动地感天,知己
滑翔过冬日的阳光
充血的目光,在你
盛开的情怀幸福搁浅
也许没有明天
也许明天就是抵达的彼岸
你天堂之旅
有多远,有多短暂
在这片森林
一路灿烂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邓太忠获“中国100位城市文学影响力诗人奖”
·邓太忠大型组诗《在路上》列入2017年全省脱贫攻坚“万千百十”文学活动扶持项目
·邓太忠诗歌作品《鹰歌(组诗)》荣获全省征文一等奖
·邓太忠、罗杉获首届南充文学奖
·邓太忠当选四川省作家协会第八次全省代表大会代表
·植根灵魂的诗意表达 ——邓太忠诗歌欣赏
·邓太忠组诗入选《廉洁四川》文艺作品集
·用情人的眼睛看世界——邓太忠诗歌印象
·幻寐中的灵魂之光——读邓太忠《我牵着你的手去看日出》
·向着更高飞翔的天堂鸟——读邓太忠诗集《天堂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