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文学评论 - 诗歌神圣,诗坛丑陋
诗歌神圣,诗坛丑陋

文学评论 发布时间:2016-9-6 17:58:20 阅读次数:386

[字号: ]

唐 毅

                                    唐   毅

       唐毅,1964年4月生于四川仁寿县,现供职于遂宁日报报业集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十九张机》、散文集《崇丽之城》《遂州八记》、长篇小说《荷花塘》《做官》等多部。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十月》《中华文学选刊》《诗刊》《诗选刊》《散文选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并入选多种选本。曾获首届四川省记者文学奖、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
    本访谈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21世纪诗歌会客室”,原题为《诗歌之大与诗人之小》。
 宫白云:
  唐老师对诗歌的见解鲜明独到,集生活的从容与生命的达观于一身看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可唐老师却轻易地就做到了,让人佩服。“一位真正的诗人必是古人所云的君子”,这个观点在唐老师的身上也体现得甚为恰切。
  汉语的本源已有五千多年深厚的历史,它作为诗歌的语言呈现了超凡的魅力,无论是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楚辞还是唐诗、宋词等都强大地烙印在中国人的血脉之中。这些文化基因我从您的诗歌气质中都不难发现,您的诗歌随处可见传统文化对您的影响与浸润并有很大幅度的发扬和开掘。您是否认同传统文化是诗歌素质与品质的必由保证?我想知道您对于自己的诗歌写作有着怎样的设计或要求?诗歌在您眼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唐毅:
  近年来,已有那么一些同仁发现了中国新诗的这种方向性错误,正在“往回走”,重新审视关于传统承继的问题。
  所谓“往回走”,当然不是原原本本照搬,既然有了中国新诗这一“新品种”,就像楚辞之于《诗经》、唐诗之于汉赋、元曲之于宋词是“新品种”一样,让新诗成为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还需要一代代诗人的不懈努力。
  今人赞美一个东西,喜欢用“最”字,比如最青春、最文艺、最时尚等等。那么诗歌呢,应该是最文化的。
  我觉得中国诗一定要说中国话。首先是把话说利索,诗歌不是“弯弯绕”。诗歌总的就两种表现形式:一是直抒胸臆,即把自己的发现直接告诉读者;二是独运机杼,有弦外之音,即人们通常说的隐喻,把要表达的意思,通过对其他事物的言说加以暗示。
  作为后者,容易被弄得有些“玄乎”的。有所指,有能指;有隐喻,有转喻……不一而足,而且容易被贴上“先锋”的标签。这样的诗固然是可以有的。但有的人往往因为后者而忽略了前者,即直抒胸臆亦非易事。诗之所以为诗,不仅在于明白或不明白,关键在明白却又不是人人所能够说明白。
  我认为,要把一段文字弄得“不明白”不难,难的是“明白”又必须是诗。
  所以我就想啊,当大家在所谓“先锋”的路上越走越远的时候,如果有那么一个人掉头而去,他是不是比其他的人更为“先锋”呢?
  我曾在一篇小文中谈到,一位小女孩看到一尊即将完成的美少女花岗石雕塑,很是惊讶地问雕塑家:“您怎么知道她就藏在里面呢?”
  天真的小女孩隐去了艺术的创作过程,道出了作品的“天然性”。好作品都是这样的。我常常把写诗的那个过程想象成为:一群人站在一块巨大的毛坯石前指指点点,议论里面究竟藏着怎样一个形象。诗人就是那位去掉多余的坯料的人,是把作品呈现给人们的“匠”。此处所谓的“匠”,同“匠气”的“匠”不同,更接近于艺术的巅峰。
  说到诗歌,我一直心存疑惑。这一命名,如果放在古代,还算说得过去。但到了今天,就显得有一点“问题”了。诗是诗,歌是歌。后来我想,“歌”类似于古代的“颂”,有赞美的意思。所以诗歌是“向上”的,是需要仰望的。“向上”的并不全然是所谓“主旋律”,也可以有检讨、有批评,也是“正能量”。只有对万事万物皆怀敬畏之心,不因私而废公的诗人,才可能遇见好诗,写出好诗。
  一些用诗歌的形式写“向下”的东西,是对诗歌的亵渎。有人把一些写社会底层生活的作品理解为纯粹的揭露,比如杜甫的“三吏三别”,同现在的某些“向下”的甚至“不雅”的完全是两回事。
  中国诗歌绵延数千年,什么都可能有人尝试过了,而流传下来的,还是那些向上的作品。
  不管诗歌也好,散文也好,小说也好,作品要“上得台面”!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所谓地摊文学非常火爆。有些人专门写那种东西,多是凶杀啊,色情啊,一位作者表示,他从不把自己发表的“作品”带回家,不能让家人(特别是孩子)读到这些东西。
  都说诗歌是文学中的文学,那就更应该“上得台面”。现在的有些所谓诗歌,恐怕其作者也不便示之家人又特别是自己的子女吧?却为何要示之社会?即便以此爆得大名,以此“上位”,也是为人所不齿的。
  我一再强调,写作“路子”要走正。
  前不久,我在微信上送别一位朋友时说:“天下人皆可苟且,我独不能。不仅有诗和远方,还有然诺。一个不重然诺的人,做不好诗!”
  文品出于人品。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我居然得出这样八个字:“诗歌神圣,诗坛丑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