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专栏 - 散文佳作 - 世代相传的词语
世代相传的词语

散文佳作 发布时间:2016-10-17 22:05:07 阅读次数:282

[字号: ]

陈玉琼

    爷爷喜欢编草鞋,每年农闲时间,他就搬出家当开始忙乎。我蹲在旁边这里摸几下,那里扯几下,歪着小脑袋问:“爷爷,这鞋子好难看!编了给哪个穿哟?”“嘿嘿,小丫头片子,还没长撑皮(乳臭未干的意思),晓得啥子好看啥子不好看?红军长征都穿草鞋,草鞋也没多的,穿烂了只有打光脚板呢!他把红军长征这个词说得特别响特别重,还故意拖很长,我想问问红军长征是什么,看他闷头一丝不苟地编草鞋,就向他吐吐舌头走开了。
    同院子的徐大爷比爷爷年纪还大,他特爱看小说,善于讲故事。夏日的夜晚,备好一把竹凉椅,一根宽板凳,一杯茶,一管旱烟袋,徐大爷就躺在椅子上,双腿高翘在板凳上,优哉游哉地开始了他精彩的讲述。一天晚饭后,我心急火燎跑去帮徐大爷搬“道具”,搬完就扯着他的衣角,央求着讲红军长征的故事。“哈哈哈,这个癞毛毛儿(黄毛丫头的意思)不简单,这么点点大就知道红军长征,长大后肯定有出息!”徐大爷笑得胡子一翘一翘的,长征故事没听成,但我很高兴,也隐隐约约觉得红军长征一定是很了不起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我上小学一二年级时,家里的粮食总不够吃,到了冬天,母亲时常在稀饭里掺一些干红薯片。我嘟着嘴把红薯片扔到桌上,父亲面带愠色,一边挟起来,一边说:“假什么假?红军长征还吃树皮草根呢,这些吃完了连皮带都吃,实在没得吃的只有活活饿死!红薯片就吃不得了?……”我不敢再扔,硬着头皮嚼着红薯片,心里迷惑着:“这些大人们好像对红军长征着魔了样?张口闭口长征长征!”
    小学一二三年级,我连续六学期获得第一名,对着满墙的奖状,我神气地对母亲说:“妈,你看我成绩多好,以后一定考得起大学,让你享福!”父亲瘪瘪嘴:“娃儿,有志气是好事,但坛子盖盖莫掀早了,还不是‘看秧水’的时候,这只是万里长征才走出那么一小步或者说只有半步都不到……”
    哥哥第一次把一担包谷挑回家,肩膀磨破了皮,在地坝中间把扁担扔得老远:“皮都脱了,痛死了。”父亲帮哥哥解开衣扣,一边用白酒给伤口消毒,一边说:“男人家,要有点韧劲,长征中,红军连死都不怕,你这点小伤算什么?”
……
    长征,长征,长征这个词语就这样在我幼小的心灵扎下了根。虽然,我还是不太懂,但是既然爷爷辈和父亲辈的人都用它来教育我们,那一定是很神圣很神圣的事件吧。
    后来,学了一些红军长征的课文,读了一些长征的故事,知道了长征就是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失败后,红军战士用近两年时间纵横十一个省份、攻占七百多座县城,进行了三百余次战斗,突破敌人的重重包围,四渡赤水,勇夺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终于胜利会师,成功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它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天地,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
    再后来身为人师,我经常给孩子们讲述那些感人的长征小故事。长征途中,有位女战士叫小董,才13岁。爬雪山时每人发一个辣椒,怕冷的人就嚼一口。小董怕辣,没带辣椒。小董刚爬到山半腰,就冷得瑟瑟发抖。队员一直喊:“同志们千万别坐下,坐下就起不来啦。”到了山腰,小董实在又冷又累,但还是坚持着,终于到了山顶,小董看队员们都滚了下去,一滚就是几十丈, 她也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滚,100多丈。终于成功的翻越了一座又一座的雪山。讲着讲着,我和孩子们情不自禁地哗哗流泪或大声哭泣。毛泽东、周恩来、狼牙山五壮士等等知名的、不知名的长征英雄时时激励着孩子们。学习上,孩子们合作探究、虚心请教老师;劳动中,孩子们勇挑重任,无怨无悔;课外活动中,孩子们以集体荣誉为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讲长征故事,如《一袋干粮》、《七根火柴》、《张思德“尝百草”》、《血信》等等,成了我和孩子们感情交融的最好方式。
    女儿降生以后,从两岁到五岁,每天临睡前,我给她讲故事,童话故事、长征故事、哲理故事等。习惯成自然,那些故事成了女儿的催眠剂,哪一天不讲她就老半天睡不着。我不知道长征这个词语在女儿心中到底有多重的分量,但从她无数次煞有介事地学着我的父辈说:“长征中,红军连死都不怕,这点困难算什么?长征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红军都能团结一心,我们一个班级的同学怎能不友好相处呢?……”从幼儿园到高中,女儿都特别能吃苦,特别尊敬老师团结同学。一路走来,小时候听的那些故事熏染着她,到现在,她都时常叫我再给讲长征故事。
与我如出一辙,女儿也最喜欢这首长征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长征,是一首多么雄壮豪迈、大气磅礴的革命交响曲!长征,是一幅多么波澜壮阔、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画面!林海茫茫,山川河流,大漠孤烟,刻下长征者铿锵的足音;寒风刺骨,雪压冰封,矗立着长征者英勇不屈的雕像。
    如今,80年过去了,时间让我们慢慢淡化了对往事的回忆。长征,对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似乎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传奇故事。但是在那风雨如晦的岁月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英雄史诗,已成为中国革命和人类历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
今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正走在全面深化改革,努力实现伟大中国梦的长征路上。我们将面临比二万五千里长征更严峻的风险和挑战,更需要我们发扬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长征精神。
    前不久,去省城看女儿。她和她的同学们暑假期间大多没回家,忍受着对亲人的思念,在炎炎夏日或复习考研或岗位实习。就餐期间,他们自觉排队等候,无人大声喧哗;公交车上,他们自愿让座给更需要的人;图书馆里,他们埋头苦学……谁说90后只知享乐?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长征精神在闪耀。从他们的行动中,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如果那些经历了长征的英雄们能目睹这一切,他们也会倍感欣慰吧?
历史的车轮一路滚滚向前,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我始终坚信,长征这个词语和它的精神在中华民族定会世世代代相传下去!
 
附:
作者简介:陈玉琼,女,四川南充蓬安县人,70后,河舒初中教师。县、市作协会员,南充市散文学会会员,以写叙事散文为主。现有散文、时评和小小说近百篇在各种报刊杂志和各大网站发表。多篇文章入选各种选本,多次为各个单位撰写宣传性连环画脚本和个人事迹电视专题片解说词,深受社会好评。
作者通联:四川省蓬安县河舒初级中学  邮编:637871  联系电话:13228268813
 

 

 Top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信息